【叶蓝】傻白甜

本来想混个更,结果写了8k+。

标题是人称战术大师的你叶哥。

=


(一)

 

是曙光旋冰一早发现的不对劲。

 

他将除了蓝河以外的几个死党拉到一个讨论组里,把自己的怀疑一说,其他人根本不信。

 

笔言飞回复:“曙光你要笑死我,被蓝桥听到分分钟要捅死你吧?”

 

“我刚从游戏切出来啊,你没在场,没听到老蓝对叶神吼……”他紧接着发来一条语音消息,模仿着自己苦逼好友的语气吼道,“滚!”

 

入夜寒捧场地给笔言飞的表演点了个赞,哈哈笑道:“老笔66666,还好当初跟叶神打交道的不是我,否则死给大春看!”

 

“所以啊,被坑成这样还能说他喜欢叶神,曙光你是有什么误解?你听老蓝吼得那叫一个中气十足,换了我我可是不敢的。”

 

入夜寒继续捧哏:“我也不敢,再怎么抢生意也是大神啊。”

 

沉默了半天的曙光旋冰幽幽道:“所以我不敢,你们不敢,为什么蓝桥敢?”

 

“……”

“……”

 

笔言飞和入夜寒打出两行省略号。

 

曙光继续毫不留情地揭发:“别以为我没看过这两个人打情骂俏啊!蓝桥这货口口声声让叶神滚,结果自己又跟着人家逛了一个城!”

 

“……”刚出副本切进讨论组的春易老也贡献了一排省略号。

 

 

蓝河被拉进了讨论组。

 

他一头雾水,点开一看,聊天框顶端的群名触目惊心地写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一秒怂,立刻认错:“二笔你桌子上的饼干是我吃的,昨晚实在是太饿了,我错了,再给你买两袋……”

 

没想到笔言飞没有气得跳脚,讨论组一片沉寂,蓝河苦思半晌,又道:“好吧,我认错,上个月办公室那盆花是我浇死的。”

 

就在他提心吊胆搜刮自己还干了什么错事的时候,终于有第二个人冒泡了。曙光旋冰无视他的检讨,冷静道:“蓝桥,兄弟们都知道了,你喜欢叶神。”

 

蓝河一惊,盯着讨论组名的八字箴言苦笑,隔了许久,仿佛不胜苦恼地反问道:“这么明显吗?”

 

至此,这个组是真的炸开了。

 

“卧槽他居然承认了?就这么承认了!”

“蓝桥我敬你是条汉子,可你他妈是条汉子啊!”

“兴欣是有三美当家的……”

“呃我表达一下祝福吧。”

“就蓝桥这样的傻孩子,跟君莫笑过招……”

“老蓝你不会是要来真的吧?”

 

“是真的。”蓝河回道。

 

消息一出,刚热闹起来的讨论组又骤然冷却。

 

蓝河不服气,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打字道:“靠,什么意思?你们等着,老子早晚要把他追到手!”

 

沉默继续,一分钟后,笔言飞弱弱冒头发言:“那个,我就问问,你怎么追啊……”

 

“不用担心。”蓝河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却强行答得胸有成竹,“你别看叶修好像多心思深沉似的,我打听过,他没谈过恋爱,这方面估计就是个傻白甜。”

 

其余几人纷纷吐血,却默契地没再泼冷水,原本质疑也是出于关心,在看清蓝河的认真后他们反而不吝祝福,连春易老都开玩笑道他若是能将大神拿下,评绩效时给他加分。

 

待大家各自去忙,蓝河顶着脸上久久不退的热度发了会儿呆。

 

真的只是不服气吗?

 

当然不是。

 

是每一次在线上偶遇时都想同他多聊几句,是每每翻开电竞杂志都忍不住寻找他的名字,是无数次否定自己、又无数次不得不承认有多么喜欢这个人。

 

会失败吗?会得到怎样的答复?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这些问题他想过一次又一次,终于借着今天的机会,让他做了这个看似冲动实则深思熟虑的决定。

 

那就上吧!蓝河给自己打气。至少这样喜欢他的心情,也要让他知道才好。

 

 

 

(二)

 

蓝河利用休息时间,给自己做了个计划。还好这计划只做在心里,若是有文档,大概能被他命名成“叶修诱拐计划”这一类羞耻的名字。

 

计划第一步:制造邂逅,让其习惯自己存在,再忽然消失,让对方辗转反侧。

 

这是最常见的套路了,只凭脑补,蓝河就忍不住自我吐槽起来:还想让叶修辗转反侧?自己是有多大脸啊……后半段删掉!删掉!

 

但偶遇是绝对必要的,蓝团长在神之领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整晚,直到困得撑不住下线去睡觉,也都不见君莫笑或是大神马甲团的踪影。

 

我靠出师未捷啊!蓝河睡前郁结,梦中都连带着悲催起来,他跟君莫笑谈完材料,刚支支吾吾地想要表白,大神冷笑一声便拂袖而去,将他准备了好久的掏心话堵回了肚子里。

 

他在梦里挺委屈的,想谈个感情,怎么就这么难。

 

不过,当年能够连发十八条好友申请的蓝河最不缺的就是毅力,山不就我我便去就山,副本间隙,他一看世界频道挂着兴欣公会击杀野图boss的公告,先是气愤地磨了磨牙,而后给晓枪发了一条私信:“老伍,收成不错啊![刀]”

 

游戏里不同公会没什么绝对对立的说法,各大公会的精英管理们有时甚至惺惺相惜。蓝河跟很多对手公会成员私交不错,抢夺资源的时候往死里怼,合作的时候勾肩搭背,平时也能随意磕磕牙。

 

君莫笑在神领的时候就习惯通过蓝河联系蓝溪阁,兴欣现任会长也多少继承了点他这个毛病,所以伍晨和蓝河的关系倒是不错。

 

伍晨笑得神秘:“不瞒你说,我家大神来了,有本事叫你家的也来助阵啊![媚眼][媚眼]”

 

蓝河心念一动,没傻到去问是他家哪个大神,只不动声色地回复道:“我偶像可没空。”

 

伍晨只当他羡慕嫉妒恨,在私信框里欢快地跳跃翻滚,蓝河冷漠地用一句“再见”结束了对话。

 

紧接着,他朝着之前野图刷新的坐标走了过去。

 

蓝河一边操纵着蓝桥春雪走地图,一边狂刷心理活动,默默念叨:“许博远,你也有今天!打探叶修的下落竟然不是为了防他,而是为了追他!天哪!”

 

就在他出神之际,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蓝河?”

 

他戴着耳机,对方喊他的名字就像真的在他身旁低语,一瞬间他的心怦怦跳,来人他再熟悉不过,不是叶修又是谁。

 

他连忙让蓝桥春雪转了个视角,只见叶修今天上了一个骑士的号,名字未免过分写实,叫做“专业开嘲讽”。

 

蓝河控制着自己不要表现出异样,跟他打招呼:“真巧啊,叶神。”

 

“不巧吧?”叶修不认同,蓝河心虚,以为自己那点小把戏被拆穿了,却听他继续说道,“你这消息收到得有点晚,现在赶过来拾荒都来不及了。”

 

蓝河那一点心虚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怒道:“这种事情也只有你能干得出来吧!”

 

叶修丝毫不在意,道:“过奖啊,那你来干嘛的?”

 

蓝河闻言又开始心虚,结结巴巴编道:“我、我下副本。”

 

“哦,下副本,就你自己?可以啊,单刷?”叶修的声音懒洋洋地传了过来,蓝河又看了一眼他小号的ID,愤愤继续编:“当然不是,等人呢,您老快去忙吧!”

 

怎料,日理万机的叶修大神淡淡回道:“没事,不忙,陪你等会儿。”

 

蓝河沉默。

 

这样的独处他求之不得,但重点是,不是在现在这样他信誓旦旦表示自己在等人、然而根本没人会来的情况下。正焦虑间,蓝河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疾跑过来,正是他的好兄弟笔言飞,他心下大喜,立刻有了应付的方法。

 

他连忙在私聊框里打字,想让他配合一下自己,就当来副本门口找他汇合了。就在这时,叶修开口问道:“你们公会的,找你的?”

 

笔言飞耳尖,立刻听出了叶修的声音,原本冲着蓝河过来的步伐转了一个方向,只听感动全荣耀的好兄弟笔言飞斩钉截铁地开口:“哪能啊,我不找蓝桥!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笔言飞就跑远了。

 

这变故太突然,蓝河看着自己没来得及发出去的消息陷入了巨大的尴尬之中。

 

继续你妹啊!

 

叶修没说话,蓝河非常怀疑他正关了麦在笑,一想到这个画面,坐在电脑前的青年脸都红了。他的头脑快速转动,而后硬着头皮给自己圆谎:“叶神,公会里计划有变,这个副本先不刷了。”

 

蓝河本以为叶修会抓住这一点把他嘲讽到死,没想到网络另一端的大神完全没接这一茬,反而问道:“那正好,有空?陪我逛逛吧。”

 

“诶?”蓝河愣了一下,呆呆道,“哎……”

 

他不知道,那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讨论组已经被更名成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笔言飞正一边在组里嚷嚷着蓝桥出手泡叶神啦,一边吹嘘起自己的神助攻。

 

而蓝河与叶修并肩走在背景阴森的野外地图上,转动视角假装看风景防怪,却让目光一次又一次从那人操作的角色身上划过,好像透过一个小号,就能看到他温柔的脸。

 

连地图仿佛都甜蜜起来,蓝河回顾自己刚编的瞎话,心想叶修怎么这么甜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的,他还找我一起逛逛,我怎么这么喜欢他……

 

 

 

(三)

 

一连几天,蓝河都能在网游里看到叶修,除开比赛前后,他当真做到了狂刷自己存在感这一计划之内的任务。早先他藏着自己的心意不敢透露,连关注叶修也总习惯偷偷来做,生怕被人瞧出端倪。而现在,他的感情被毫不留情地曝光,他却有了种手脚放开的快感,人脉铺天盖地撒开,无论大神今天马甲是男是女,是攻坚还是辅助,都能够奇妙地与要去下副本、要去刷野怪、要来抢野B、随便转转放松一下、只是在此挂个机的蓝桥春雪相遇。

 

蓝河的心中有无数只爪爪没完没了地轻轻抓,在又一次和叶修互道晚安之后如天下所有陷入恋爱的傻瓜一样惆怅叹气。

 

谁能给他一个进度条啊……

 

久宅出病,蓝河大概也有这样的毛病,追求人时好似打游戏,表白这一步连想都没想过,一心思考着要怎么刷满对方的好感度,如何完成所有任务,如何才能触发剧情点,让他顺利抱得大神归。

 

计划第二步,采取言语攻势,有组织有纪律地撩骚,日久成真,久撩必骚。

 

蓝团长可能有什么误解,他忐忑不安,惴惴地想,这没法搞,论垃圾话他简直被叶修无情碾压的好不好?

 

计划一依旧被蓝河强力贯彻,两人又一次在广袤的荣耀大陆上相逢,叶修笑着说:“我都懒得跟你说真巧了。”

 

蓝河习惯性地想要回一句口是心非的“谁想又碰到你啊”,却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叶修诱拐计划”,一句话生生顿住,再一开口他语气温柔,内容强行转折,与先前毫不相干。“最近降温,我看H市尤其严重,大神记得多添衣。”

 

叶修乐了,问:“哎呦,你还关注我这边天气呀?终于想开要弃暗投明来我们兴欣啦?”

 

蓝河骂道:“滚!”

 

话音刚落,他便暗道一声糟糕,连忙镇定下来,语调神一般地重新软了下来:“咳……看天气预报的时候刚巧瞄到,我记得你去年这个时候就在感冒,今年千万要注意啊。还有烟要少抽一点,听你最近嗓子有些哑。”

 

他语气温柔,讲到最后好似叹息,这一句其实是发自内心了。去年的十二月,叶修在赛后的记者会上咳嗽不断,看得蓝河跟着上了两天火,今年又到这时节,他生怕这人照顾不好自己。

 

耳机里没了声音,十几秒过去,蓝河才听到叶修低低地说了句:“知道啦。”

 

他无端地就高兴起来,好像确定了叶修在这里答应他,就真的会说到做到。

 

两个人原本是面对面碰上,也不知道是谁临阵变节,让他们又变成了并肩而行。叶修问:“今天忙吗?”

 

蓝河就开始炫耀今天的战绩,叶修也不挖苦他,只在一旁静静听,时不时地发表一句评价:“厉害!”

 

说了几句,蓝河说不下去了,发了个哭脸道:“靠啊我到底在得意什么,你还不如嘲讽我两句。”

 

叶修“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语带惊奇:“小同志什么毛病?”

 

蓝河羞愤欲死,却听叶修的声音敛去七分笑意,缠绵地钻入他的耳朵。“你多跟我说说这些,没关系,我喜欢听。”

 

蓝河的心跳猛地快了起来,喉咙发酸,什么话都哽住说不出了。他如坠云端,晕晕乎乎地想,果然叶修说起话来要秒杀他的!

 

此刻荣耀大陆下起了雪,气氛美好,他们在雪中漫步,直到叶修叹了口气,道:“我下了,老板娘请撸串,凑个热闹去。”

 

蓝河张了张嘴,相遇后不知第多少次想要告诉叶修“今天是我生日”,却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个口。他迟疑片刻,最后嘱咐道:“晚上不要吃太多,尤其少吃辣。”

 

想了想,他小心翼翼地加了句:“明天见。”

 

叶修不知听没听出他话中深意,倒是答应得爽快,应道:“嗯,明天见。”

 

他们方才行至偏僻处,此时蓝桥春雪踏着皑皑白雪独行,他的操作者望着这片风景发呆,心想求仁得仁,生日果然是会心想事成的。

 

没想到,接近零点时有个意料之外的人在QQ上敲他,他激动地点开与海无量的聊天框,问道:“方哥,好久不见!找我有事?”

 

他年少在蓝雨青训营时就认得方锐,两人关系不算浅,此时见方锐主动发来信息,他自然惊喜。可出乎意料的还在后面,对方迅速回道:“是我,叶修。”

 

蓝河当机。

 

披着海无量外皮的叶修大大顾不上撸串,幽怨道:“生日快乐啊寿星,跟你逛了那么久我都不知道,保密工作做得够好啊。”

 

蓝河连忙回道:“哪里哪里,不是故意的……”

 

叶修拿着方锐的手机打字:“呵呵。”

 

于是蓝河又是噼里啪啦一顿解释,什么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哪里有必要惊动大神啊,待发送时却停了下来,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了。

 

他手指发颤,屏住呼吸回道:“今天是我生日,我一直想着能不能碰到你,结果真的碰到了。”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很开心。”

 

他发完便目光灼灼地盯着对话框看,见顶端“正在输入”了一次又一次,紧绷的心情不知怎么变放松下来一些,还有功夫脑补起来——看看,我就说叶修是个傻白甜,接个直一点的球就傻掉了哈哈。

 

被蓝河定性的叶修努力输入了半天,最后发来一行字:“我也很高兴,生日快乐。”

 

之后,叶修把自己的QQ号留给了蓝河,让蓝河务必加他,蓝河自然立刻发送了好友申请,美滋滋地想着自己真是无敌厉害了,连叶修的联系方式都能主动送到自己手里来。

 

结束对话的是方锐本尊,他把手机抢回来,在叶修和蓝河的聊天记录下道:“是我啊远仔!生日快乐!”

 

蓝河兴高采烈地回复了方锐,等对话结束后才恍然发觉:

 

我去,之前他跟叶修腻腻歪歪说的那些话,记录全都在方锐的手机QQ上……

 

 

 

(四)

 

在今年的最后一天,一直提醒叶修要注意天气变化的蓝河丝毫不以身作则,非常可耻地病倒了。

 

他拼着最后一丝清明跟春易老请了个假,而后迅速被额头的热度与昏沉的睡意蚕食,没能从床上起来,又两眼一闭晕了过去。越睡越不清醒,他一天内断断续续睁了几次眼,如梦游一般补充完水分便再次被拉入黑暗中,等他彻底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

 

在床上躺了太久的结果便是头疼欲裂,他满身大汗从被窝里钻出来,站起来试图让头部恢复正常供血,又因为饿了太久两腿发软。

 

时间太晚不好点外卖,家里又没有什么吃的,蓝河拖着虚弱的身躯翻箱倒柜,翻出了一桶尚未过保质期的泡面。

 

这堪比沙漠中的绿洲了。他连忙烧开水将面泡熟,红烧牛肉面的香味让他感动得想哭,立刻对这种传说中叶修大神最喜欢的食物更爱了一层。

 

他一抹嘴,赶紧开电脑上线。

 

网游里一个人失踪一天完全算不上大事,更有甚者压根无人知晓,蓝河登录游戏收到了私信几封,受宠若惊,一个不落地回复了过去。他在公会频道里冒了个泡,开始有条不紊地处理起公会事务,心情却还是有些低落。

 

——今天,不……昨天,没能“偶遇”叶修。

 

他的刷存在感计划因为自己的失误强行中断了!

 

他叹了口气,不死心地登录添加了这位大神好友的QQ,想着上去留个言,好歹算是弥补。

 

输入密码,点击登录……QQ图标的企鹅左右扭了两下,下一秒,蓝河忽然在飞速切换的留言者提示消息中,捕捉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

 

这完全始料未及,蓝河顿时精神一振,紧张地去查看叶修给他的留言。

 

君莫笑:旷工了?

 

蓝河方才还有的那点旖旎心思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硬是被大哥气笑了。

 

他想了想,不知道回点什么好,随手又点开了其他聊天,有个名叫“天要下雨,兄弟要嫁人”的奇葩讨论组深深地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再定睛一看,擦,这不是那个一直在谈论他大神追求之路的讨论组吗?

 

而这时,春易老正在发语音。消息一条接着一条,蓝河多年来形成的职业素养让他迅速集中注意力,点开语音听听领导说了什么——这家伙一旦连言简意赅的几个字都不打开始说话,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有时候觉得当会长,还是心蛮累的。”

“今天叶神来找我了,君莫笑多长时间没在网游里出现了,今天就直接来私聊我,我是有多大面子?”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好不容易做好了跟大神合作或者被宰的准备,结果他问我……”

 

消息到这里便没了下文,蓝河好奇得不得了,打字问道:“问什么?”

 

春易老回了一个擦汗的表情,又是一条语音发了过来,蓝河点开一听,满脸黑线。春易老说:“告诉你也行,请客啊。”

 

蓝河翻了个白眼,倒是不拒绝,本来他们聚餐也是常事,便阔气回复:“好说,没问题。”

 

即刻,讨论组名不知被谁改成了“蓝团长一掷千金为蓝颜”。

 

春易老开口,笑意藏也藏不住,道:“你家大神问我,今天你怎么没有上线。你这只是一天没上线而已吧,他要不要这么闲?”

 

蓝河立刻脸红到爆,打了一串省略号,怂怂装死去了。说也奇怪,他在先前扬言要将叶修把到手时并不觉得有多难为情,反倒是在听到对方打探自己的消息时心怦然乱跳,好似晨露栖在草叶上,再轻微的一句话都如同千斤重。

 

他想起自己制定的计划——制造邂逅,让其习惯自己存在,再忽然消失,让对方辗转反侧。先前后半段被他强行划掉,可现在看来,这一病竟阴差阳错地让他多少达到了这个羞耻的目的。

 

这算不算是有成功的希望?

 

讨论组的消息还在继续,方才吃瓜的群众们纷纷冒泡,采访春易老事情发展。春易老说:“哎我看大家都在助攻,自己毫无建树也很心虚,我就跟他说蓝桥生病住了院,叶神果真好唬,一听就说要过来探病。”

 

“卧槽???”蓝河炸了,打字恨不得把键盘劈成两半,说好的匿到地老天荒也顾不上了。

 

众人哈哈大笑。

 

蓝河无奈,知道自己又被这些傻逼寻了开心,悻悻骂道:“你们这么无聊是找不到对象的。”

 

但宅男并不需要对象,这种话完全没有攻击力度,春易老深沉道:“不过明天叶神肯定要来,全明星啊,你们也都精神点,负责的事情好好干。”

 

蓝河应着“好的大王”,思绪却不由自主地跑远,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和叶修自半年前那匆匆一晤后,终于又要见面了。

 

 

 

(五)

 

新一年的第一个周末,气温竟然有所回升,来自全国各地的荣耀粉奔赴G市,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全明星盛典。

 

各战队在下午便抵达了场馆,蓝溪阁的五好员工蓝桥春雪被推荐为后台工作人员,本能够自由出入的他此刻正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

 

今天他有要事在身。

 

计划三:在双方逐渐积累好感之后,当然要约对方见面。

 

大病初愈的蓝河睡不着,思考了一整天,想到要再见面哪里这么容易,一咬牙给这个计划加了两个字——告白。

 

他想追求叶修,同打游戏还是很不一样的。并不是没有想过表白,不知多少次一句“我喜欢你”几乎脱口而出又被极力忍住,只因机会只得一次,他生怕铺垫得不够稳妥,不能安放他因为这个人而剧烈跳动的心。

 

是什么给了他告白的勇气呢?

 

大概是那个人傻傻一步一步走进自己的计划中,温和地给予他所有想要的、不敢奢求的回应,才让他觉得水到渠成,岸边的草木终将开花结果。

 

“啊!”他忽然惊得叫出声,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猛地一回头,看到自己寻找半天的目标正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叶修问:“蓝河大大,病好了吗?”

 

蓝河连忙点头。

 

“真的?”叶修伸手探他额头,满脸质疑,“怎么脸还这么红?”

 

蓝河吐血,大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叶修的手指干燥而温暖,抚过蓝河的额头却依然被衬得有些凉,他眉头一皱,近日来交流频繁让他不自觉开启蓝团长絮叨模式:“是不是还烧着?你可真行啊,许博远同志,说起我来理直气壮,怎么就不严于律己了……嘿,有没有在听?”

 

蓝河当然在听,叶修说的每一个字都路过他的耳朵,直直奔到他心上不停挠啊挠。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但这些问题通通要靠后,蓝河对上叶修的眼睛,自动忽略他的碎碎念,坚决贯彻制定好的第三个计划……的最后两个字。

 

大神没有恋爱经验啊,要怎么说才好,可千万不要把人吓到。蓝河心理活动复杂,小心翼翼地组织措辞。

 

“哎……”没等他开口,叶修长长叹了口气,无奈道:“回神,之前的话不听,现在的总要听一下。”

 

“给个面子啊。”叶修把手搭在了蓝河的肩膀上。

 

蓝河:“啊?”

 

叶修凑近他,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微乱的气息却泄露了一丝他的紧张。蓝河看着他靠得越来越近,呼吸间满是对方身上难以忽视的烟味,整个人都跟着坠入云里雾里。

 

“哎想跟你确定个事儿。”叶修开口便是打商量的语气,蓝河愣愣点头,示意他讲,叶修便道,“就是想弄清楚,你是知道我喜欢你的吧?”

 

 

 

 

(零)

 

方锐头头是道地给叶修传授他并未实操过的经验。

 

“要培养感情嘛,懂不懂?”方锐转过头教育叶修,“你要偶遇他,天天见那么一回,过个十天半月你就习惯了。这点你做得不错哈,提出表扬。”

 

叶修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卡,谦虚道:“谢谢。”

 

方锐大手一挥表示不客气,继续道:“但是不能一直偶遇,搞失踪才是神来之笔啊!这叫心理落差,稍微对你有点意思,保准辗转反侧,抓心挠肝!”

 

叶修点头道:“是是是,受教受教。”

 

方锐飘飘然地眯了眯眼睛,下一秒瞥见叶修正登录了网游,在搜索栏了输入“蓝桥春雪”几个字。

 

“卧槽!”他痛心疾首,“老叶你矜持一点好不好,这才一天,前功尽弃啊!”

 

叶修听见就当没有听见,确定了蓝河在线后,兴冲冲地给伍晨打了个电话。

 

“有活干不?”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搞大事儿的那种。”




-End-



*好吧,标题可能是一直觉得自己完美带节奏的你蓝哥……

*他蓝雨青训营出来的怎么都一个套路,可能是神一般的少年魏哥哥教的吧。

评论(179)
热度(1843)
  1. 安子英对酒忽暝 转载了此文字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