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问心有愧(2)

(1)

这次的题目说的是叶哥……

写的是 @我就看看 的图 撩人不自知的钢铁直男叶x千里来面基的心里有鬼蓝

好吧,到了这个地步了还直毛线啊QAQ

=


线上的见面就可控得多。

 

网游世界里,叶修的目的明确而简单,从来都是直奔主题,连讲话都单刀直入。蓝河在线上与他接触越频繁,就越发有不要去打扰对方的觉悟,即便大神偶尔说一些暧昧不明的玩笑话,他也知那只是无意之举,依旧能让自己心如止水。

 

到后来则更加容易掌控感情。君莫笑在万众瞩目下于神之领域登场,蓝河与他的联系越来越少,无论曾经因为他多躁动过的一颗心,也终究要归于平静。

 

只是那唯一一次他们之间的短暂相处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他脑海中,叶修掌心的温热触感犹在,让他不得不承认,止水之下,从未停止过暗流涌动。

 

转眼旧岁辞别,新年伊始,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再次拉开序幕。

 

叶修在楼冠宁的邀请下前往B市赴会,同行的还有一路被陈果打包来的唐柔和包荣兴。第一天活动结束后,兴欣一行四人来到微草俱乐部对面的茶餐厅与义斩战队的朋友们见面,待他们聊得尽兴准备回酒店时,叶修一推开包间门,恰好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在走廊尽头一晃而过。

 

他犹豫了两秒,转身招呼陈果让他们先走,老板娘随口问了句他要去哪,叶修很认真地想了想,答道:“见个朋友。”

 

陈果知道他是B市生人,也没多问,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云云,便放心回酒店了。

 

叶修向来是个怕麻烦的人,除了荣耀之外,能劳他挂心的事情少之又少,可这次不知怎么竟加快脚步,冲着方才那个不甚清晰的背影追了过去。

 

甚至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所以为的那个人。

 

走廊尽头是洗手间,待他走过去,方才在晃的人现在还在晃,叶修笑了笑,没发觉自己竟然松了一口气——果然是他。

 

那个之前单枪匹马杀到H市的兴欣网吧与他真人PK……不,与他匆匆一晤的“友好”公会分会长,蓝河。

 

他走过去,关切问道:“好久不见啊小同志,怎么了?”

 

小同志摸索着扶住墙,不晃了,浑浑噩噩地转过身来,在看到他的脸时,表情有一瞬间的震动。

 

青年似乎完全傻掉了,盯着叶修一瞬不瞬,叶修跟他对视许久,终于绷不住笑,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叹道:“这是喝了多少?”

 

蓝河像是思考了一阵,嘴巴动了动,忽然开口叫道:“大神?!”

 

“……”叶修失笑,“哎哎,看来喝得真不少。”

 

也难怪蓝河会出现在这里,全明星周末众星云集,荣耀粉哪有不在意的,但凡能脱得开身,他都会凑个热闹。而这次活动主场设在他们的老对头微草的地盘,为了不至于太过输阵,蓝雨专门组织了一个粉丝团来给本队选手摇旗呐喊,向来好人缘的蓝河便光荣地被选为负责人之一。

 

活动结束后,蓝溪阁公会里的一些老熟人出来聚餐,玩闹间没什么顾虑,蓝河被灌了点啤酒混白酒,奋力撑着清醒了一会儿,出了包间还是醉了个一塌糊涂。

 

叶修刚想靠得更近一些,谁知蓝河忽然脸色一变,扭头跑了,他一愣,却见对方扑到了洗手池边干呕起来。

 

他连忙跟过去想帮点忙,却不知道是否应该在这时候拍人家的背,一双手甫一抬起便僵住。就在他不知所措时,在洗手台上趴了半天的蓝河抬起头,无比沮丧地对着他哭道:“吐不出来!”

 

叶修心中一震,向他望过来的眼睛因为酒精的影响能看出明显的红,又因为干呕半天止不住生理泪,让人觉得如果不在此刻欺负他一下,简直要抱憾终身。叶修心里痒痒的,一只罪恶的手毫无知觉地伸了出去,目标是对方白中泛着潮红的脸颊。

 

“嗝!”蓝河呆呆望着叶修那双漂亮的手越来越近,忽然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叶魔王的读条被打断,这才惊觉自己意图做什么。

 

他不动声色地缩回手,欺负蓝河现在反应慢,装作无事发生,心中想着:抱憾终身!抱憾终身啊!

 

蓝河又全情投入地试着吐了一次,却又是无功而返,叶修见他难受,叹气道:“喝酒误事啊,没酒量还硬喝更气人。”

 

谁知蓝河看着好像已经傻了,闻言却还要颤抖着声音思路清晰地还嘴:“顶不住啊大神,我的仇恨太稳了!”

 

叶修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略一思索,便给蓝河支坏招。他语气中带了点自己都没发觉的诱哄,凑近蓝河的耳边小声说道:“顶不住就跑吧,不能原地站着等回城啊!”

 

其实他也犹豫这样做是否合适,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确定了蓝河再回席,被劝酒还是会照单全收。他不可能放着这么个傻子回去喝酒,也不等对方费力思考了,递了张纸巾过去给他擦嘴,拽着人就跑了。

 

蓝河在叶修这一番话之下脑补了被君莫笑吊打绝望等死的场面,焦虑得不得了,立刻乖乖配合着叶修往外逃。

 

一月的B市天气再好也是冷,两人一出茶餐厅大门,即便蓝河出来吐的时候迷迷糊糊裹了外套,现下也还是冷得心魂俱颤,一会儿好似强行醒了酒,一会儿又仿佛再也无法思考。叶修的心理准备要充分一些,然而也没好太多,只恨自己装备穿得太轻。

 

他看了看完全冻懵了的蓝河,四处看了看,拉着人又往另一处跑。

 

没想到醉酒的人体温偏高,寒风之下手指依然暖得熨帖,叶修没忍住,把他的手更攥紧了些。

 

微草附近是个商业区,两人快走了一会儿,身边荣耀粉渐少,最终在某家还在营业的快餐店门口停了下来。

 

没想到快餐店也有荣耀的广告合作,擦得锃亮的玻璃门口立着微草队长的易拉宝,蓝河对着那抹绿色眯起眼睛,叶修见状连忙劝道:“诶,大哥算了算了……”

 

蓝河想了想,好歹给了叶修几分薄面,任他牵着走进了温暖明亮的快餐店。

 

叶修问:“你还饿么?”

 

蓝河点头点得飞快,点完之后扶着脑袋晕了半天。叶修料想他之前也没吃什么,便带着蓝河一起去柜台点餐。

 

“吃什么啊?”叶修问。

 

蓝河不说话。叶修无奈,只好换个战术。

 

“汉堡吃吗?”

点头。

“薯条?”

点头。

“鸡翅?”

点头

“……”

 

值晚班的服务生憋不住笑,叶修叹气,端了满满一餐盘的食物找座位。落座后,他面色严肃地对着正在认真往汉堡盒中挤第五包番茄酱的蓝河说:“蓝河同志,以哥现在这个工资水平,今天可是下了血本了。欠你的工资,就算还了啊!”

 

蓝河见他严肃,也抬起头,严肃地对着他点了点头。

 

叶修失笑,拍拍他的手,问道:“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吗?”

 

蓝河继续点头。

 

叶修哭笑不得,不知道想了什么,又仗着蓝河醉了忽然变卦:“你当我没说,这个不算。”

 

蓝河闻言,深沉点头,而后兜里的手机一连串地响,他掏出手机解锁,对着屏幕皱眉。

 

“怎么了?”叶修问道。

 

“嗯……”蓝河沉吟片刻,开始棒读收到的信息,“老蓝你,人怎么,不见了,挂在哪了?”

 

叶修笑着把他的手机接了过来,答道:“当然是在和偶像约会,哪有功夫管他们。”

 

这么说着,他却规规矩矩回道:“突然碰到了老朋友,回不去了抱歉啊,你们好好玩。”

 

接着,他无视对话框里回复的各类鄙视表情,把手机塞回了蓝河的兜里,又妥当地拉好拉链,一抬头发现蓝河在傻笑。

 

叶修被他的笑容感染,脑子一热,好像醉了的变成了自己,欺身上前,吻住了他的唇。

 

还好是快餐店无人注意的角落,还好荣耀教科书最怕曝光无人得晓真容,还好蓝河喝多看上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这是乘人之危……可是,他清醒的时候这件事也未必不会发生……叶修大神的心理素质强健了二十几年,都抵不过这一晚的惊心动魄。

 

后来如何哄着蓝河想起自己下榻的酒店,如何叫车把人送回的宾馆,如何同蓝河告别,叶修第二天回想,竟记不清个中细节。但这一晚上,也足够思绪纷乱的他考虑清楚一些事情,并制定出下一步的计划。

 

当前位置:新手村。

 

任务目标:在保席的基础上,务必夺得冠军。



-TBC-

评论(56)
热度(460)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