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月】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嗨小可爱,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一切顺利~欠了两年的生贺,今天补给你,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看看嘛,这是我为你拉的郎!(o゜▽゜)o☆

*CP是绕岸垂杨x月中眠

=


欢声在小范围内雷动。

 

绕岸垂杨浑身僵硬,想把自己藏到体育馆的座椅底下去,偌大的场馆中,他身边的兴欣粉们状似疯魔,与另一边他家公会的核心队伍遥相呼应,几十号人吼的每一嗓子都破了音,堪称惊心动魄。

 

这群已然失控的铁粉中在轮回的主场中格格不入,而他绕岸,又在这群人中显得尤其乍眼——他太镇定了。

 

不过惊吓之余,他的心中也抑制不住有些澎湃,这场比赛,兴欣赢得真是太震撼了。曾经他对叶修的那点不服气,如今都变成了服气,也许是他周围的环境太过有感染力,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压抑住想跟着一起吼两下的冲动。

 

荣光加身,聚光灯下的,大概是无数荣耀粉仰望的巅峰,绕岸回想起当年某些难以启齿的往事,心中一阵微妙的别扭,刚想趁乱偷溜走,他右手边方才一直喊得最疯狂的青年忽然使劲儿拍了拍他的肩膀,振臂一呼:“兄弟们别走啊,我请客!”

 

绕岸心里苦。他只身一人来看兴欣对轮回的总决赛,买票前纠结了半天要不要看现场,待决定好时已没得座位可挑,视野自然不会好。今天前半场结束后,他留意到前面有个位置一直空着,暗想人大概不会来便换了过去,哪想到坐过来后才切身地感受到,妈的这群人竟然是兴欣粉。

 

一开始犹在克制,现在已然上天。

 

他一个蓝雨粉,蓝溪阁公会出名的高手,几乎是被强拖着,被兴欣的死忠粉拽到了体育馆附近的餐馆。

 

一路上他都是懵的,倒是有件事情了解了清楚——手劲儿特别大、一路上都没给他辩解机会的傻子在游戏中的ID叫月中眠,在兴欣粉中颇有点地位,是叶修的脑残粉。这个月中眠明显以为他坐在那片根据地中,就一定是他的战友,见他神色不对劲,还颇为理解地搭肩过去安慰:“哥们儿我懂你,今晚缓缓,明天咱再叫。”

 

绕岸纵是平日里再日天日地,此刻被周围野狼一般的叶修男粉们一盯,也被迫学会了读空气,嘴唇动了动,好歹没反驳。

 

他在心里对着月中眠骂道:“操啊!叫你妈!”

 

一朝踏错,误入敌方据点,绕岸一顿饭吃得格外难受,等到众人酒酣开始闲侃之时,他终于在这种兴奋又煽情的氛围中,慢慢放松了下来。

 

月中眠喝得最大,舌头都捋不直,还在吹牛逼:“新区那会儿我跟大神就认识!”

 

接下来,月中眠生动地跟在场诸位揭了自己的老底——当年在第十区是如何偷鸡不成蚀把米,如果在世界上把脸丢光,又如何被征服成为了叶神迷弟……这些事情被他一件件主动讲出来,非但让人觉得他无耻又没尊严,反倒带了点坦率的可爱。

 

绕岸在他的喋喋不休下,被迫回忆起了自己挑衅叶修的那段往事,即使隔了这么久,他依然能感受到深入骨髓的羞耻感,恨不得分分钟自行了断。

 

哪有眼前这个傻逼这么不要脸。

 

酒过三巡,众人散得差不多,绕岸这个无辜路人却没能走。月中眠大概是看他不太高兴,又贴身过来与他单方面聊了许久,说到后来声音渐弱,鼾声却起了。

 

绕岸推他不醒,黑着脸掏出钱包,请今晚冠军队的粉丝们吃了一顿饭。

 

他哪里吃过这种亏,心情不爽到极点,偏生还怀着一份社会责任感,抓狂一般地把睡死过去的人扯到了自己预订的宾馆。

 

月中眠的偶像叶修大大曾经说过,喝酒害人,请朋友们适当饮酒,此话该被奉为真理。第二天一早,月中眠从宿醉中醒来,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时,吓得险些掉下了床。

 

尤其脸的主人,还是个男的。

 

小哥长得不赖,被他一嗓子嚎醒,看到他的瞬间也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强压住起床气,伸手就管他要钱。

 

月中眠在那一瞬间魂飞魄散。

 

最后,两个人终于掰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蓝雨粉与兴欣粉相看两厌,绕岸垂杨怒报大号约架,反被月中眠抓住当年痛脚,好生嘲讽了一顿。

 

梁子就此结下,说也奇怪,若是不相识,这两个账号大概也只是游戏中的两个毫不相关的数据。可自打这一晚之后,他们在神之领域便时常遇到,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沉稳的主,见面必呛声,最后惯性一般,总会演变成动手。

 

打完忿忿而去,脑子里总是当晚醉意朦胧中,对方模糊的一张脸。

 

可是最近,绕岸垂杨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月中眠了。

 

在他的好友列表中——别问他们为何会加好友——月中眠的名字已经灰了两个月。绕岸这个人向来藏不住心事,暗搓搓搞了个小号,去兴欣公会打听人家的下落,得到的答案千差万别。

 

有人说,回老家结婚了呗。

有人说,我看多半是渣了谁或者被谁渣了。

有人说,小月月啊,这孩子苦,家里出了事,不得不A了。

有人还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问的,消失一个,不是常有的事嘛。

 

绕岸垂杨一个都不信,不知为何有种被人耍了的愤怒感,忍不住在世界频道上刷屏:

 

“月中眠手下败将,装死玩得6,滚出来JJC虐爆你!”

 

神领里不乏先前叶修完虐绕岸垂杨事件的见证者,此时见他发消息,纷纷不吝送上嘲讽,他却仿佛看不见,好像刷了屏,对方就能看到一样。

 

然而事实总是难遂人心,绕岸在众多骂自己傻逼的消息中翻翻捡捡,连一句“有空的”都没有看到。他有些沮丧,觉得这不一样,谁都可以在这游戏中蒸发,但是那一晚眉飞色舞炫耀自己屈辱臣服史的月中眠不会,那个提起荣耀眼中就有光的人不会。

 

他默默想,哪怕现在他能收到一句他家会长的名言,他也认了。

 

但那个名字仿佛切断了与这个繁华游戏世界的联系,在他的好友列表中沉寂,好似要就此灰败到地老天荒。

 

“叮——”

 

忽然,一声好友上线的系统提示音响,绕岸下意识抬头,茫茫然去看屏幕。

 

他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希望所有故事都可以TBC-

评论(43)
热度(79)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