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呀不管就是给我写的!!!

君莫笑要嫁给蓝河大侠~叶大侠娶了许少侠吧23333

甜甜甜!

叶述怀:

写得太魔性不敢打tag,也不敢圈我们宝贝w但还是要祝她生日快乐呀w赶上了好嘚瑟嘿嘿嘿

>>>


蓝河难得随叶修出来,忽然听得如此桥段,忍笑忍得辛苦,整张脸都涨红起来,只好伏在桌上双肩颤抖,笑个不停。

可旁头那几位却不理会这个笑得不能自抑的青年人,眉飞色舞继续讲着,眼下正好说道:“诸君,如今这世道,不拿正眼瞧女人的,可不就是女人吗!”

这事还得从他二人踏入这家茶楼说起。

叶修甫才坐下,便有店小二热心上前询问要吃什么茶,他随意点了一壶,配一两个小菜,权当歇脚。

上茶的空当,旁头有茶客神秘兮兮道:“听说不曾,六年前销声匿迹的江湖大盗君莫笑,如今又重出江湖啦!”同他一桌的,也是个好奇心旺的,闻言忙问道:“老哥哥,你可是在何处听见的?”那人答道:“不是听,我是瞧见的。三五天前夜里,我正巧出来买酒,远远地就瞧见一个身披红袍,手握伞状武器的蒙面人,飞檐走壁,身后还跟着一溜人,喊着抓君莫笑。”

叶蓝二人均是习武之人,耳力自是极好的。那茶客压低了嗓音,所说之话却还是一字不差落入二人耳内。蓝河拿手肘捅一下叶修,笑道:“三五天前夜里,想来你是背着我出门会姑娘,被抓了个现行。”叶修失笑,只道蓝河胆子越发肥了,如今都敢编排起他来了。

谁知,旁头的茶客编排起他来,比蓝河可要精彩许多倍。只听得其中一人道:“他身旁可是跟着叶秋?”蓝河偷偷瞧了一眼说话人,是个满脸胡须的大汉,眼下正往嘴巴里丢花生米。

另一人问道此话怎样,那大汉勾勾手,将另外二人招到身旁,道:“江湖秘闻,叶秋和那叫君莫笑的,关系不简单。”见另外二人一脸疑惑,大汉得意道,“六年前,君莫笑横行江湖,偏巧遇到叶秋就折了。此后一直不曾听到此人消息,二公就不好奇?”

蓝河心道,我好奇得紧,您二位老哥哥也赶紧道一声好奇。那二人的确如蓝河所愿,一叠声说好奇得很。大汉却道:“二位可曾听说苏沐橙?”

打一开始就说自己遇到君莫笑的男子点头如捣蒜,另一人接道:“武林第一美人,没见过也是听过的。”大汉点头道:“美人在侧却全然无动于衷。”他竖起两根指头,“一是心中有人,二,这个就无需细说了。”

那头蓝河险些呛到,叶修只笑吟吟地瞧他,还在一旁替他顺气,叫他喝得缓些,莫急。叶修低声道:“那大汉只管睁眼说瞎话,我行不行,绝色美人你最是清楚。”蓝河如今是真被呛到了,耳根子都红了,也不知是咳的还是羞的。

绝色这个名字,说来话长,自他二人互诉衷肠后,反倒时常被叶修拿来打趣蓝河。蓝河听他又提起,脚下踩了他一回,狠狠道闭嘴。他这头是叫叶修闭嘴了,那头碎嘴茶客,他却是管不着的。

只听得有人问那大汉,不还说着君莫笑和叶秋有过节,怎的就跳到苏沐橙身上了。大汉摇头晃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他又朝嘴里丢了一把花生米,慢吞吞道:“想当年,老夫也是英勇少年,一路追着那君莫笑,杀到嘉世顶楼。你俩猜,我瞧见甚么!”

“美人和酒!”一人激动道。却被大汉敲了一下脑瓜,骂道蠢货。大汉又喝了口茶,道:“说来也巧,当时顶楼候着君莫笑的,竟是苏沐橙!”方才被敲了脑瓜的那位嚷嚷道,苏美人在那,你怎的就骂我蠢货?

大汉却是不理会他的,只自顾自道:“苏美人生得多好,自是不必我多言的。谁知那君莫笑,竟如同不曾见到苏美人一般,径直掠过!”说到激动处,大汉猛地喝光茶盅里的茶水,不自觉提高了声量。“诸君,如今这世道,不拿正眼瞧女人的,可不就是女人吗!”

闻言,蓝河再没忍住,笑得不能自抑,伏在桌上双肩一颤一颤的。还要抽出点空闲去说叶修:“原来君莫笑竟是个姑娘家,当真江湖秘闻。”他抬头去看叶修,眼里还带着笑意,只瞧得叶修心尖发颤。

“那少侠岂不是赚到了。”他装模作样地端起茶盅,抿了一口,心道这家茶楼的茶怕是掺了糖,这也忒甜了。

那大汉还在继续道:“起先我也是不敢信的。直到后来有一次,又叫我遇上这君莫笑。虽说是蒙着脸,可那身段,怎么瞧着也是个女的。”旁人倒抽一口冷气,直呼不信。蓝河好不容易才止住笑,闻言没忍住,又笑开了。

另二人急急追问大汉,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后来又发生了何事。大汉瞥一眼蓝河这桌,慢吞吞描述了一番,当时叶秋和君莫笑,说是大打出手,可落在他这识破君莫笑女儿身的人眼里,那可谓天雷勾动地火,忽地就将君莫笑淹没了。英雄难逃美人关,美人亦如此啊。此后君莫笑隐退江湖。大汉意味深长道:“一人是侠一人是盗,这君莫笑,能为叶秋隐退江湖,实在深情。”

蓝河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对,他琢磨着大汉提到的所谓天雷地火战,忽地耳根子又红了。他可去那大汉的,这不就是当年他扮作女子模样,受托去救叶秋的事吗!他不肯抬眼去瞧叶修,叶修偏要来闹他,“蓝少侠莫不是想起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他俩本就挨得近,如今见蓝河不答,叶修存了坏心要闹他,便只管往他耳朵里吹气,一字一顿道:“君姑娘当真对得起绝色二字。”恼得蓝河在桌下的脚又踩了他几回。

大汉那一桌年轻些的男子却是摸着下巴,似有所思道:“依兄长所言,那如今江湖传言叶秋被赶出嘉世,想来该是有隐情的。莫不是还跟着君莫笑君姑娘脱不开干系?”

蓝河正巧将茶水往嘴里送,听得此话,端茶的手一个不稳,洒了一地热茶。叶修挑眉,有意无意瞥一眼大汉那桌,也是极为好奇这人要如何编排他。

那大汉到底是不负他二人所望的。他极是赞赏那年轻男子,一叠声夸他脑瓜子灵光。夸了一通之后,才不急不慢道:“这嘉世的掌门原是个姓陶的男子。”他才说了一句,方才被他夸的男子急急出声道:“二男抢一女,没想到嘉世竟也有这等龌龊事!”

“呔,可不就是这样。如今叶秋不知所踪,君莫笑重出江湖。不可说不可说。”大汉装模作样地摇着手指,眼角余光却是朝着叶修他们那一桌的,甚至还挑了挑眉。

叶修藏在桌下的手去勾蓝河的,笑道:“叶秋不知所踪,难为君姑娘天南地北来寻了。”蓝河啐他一声,直道他实在是不要脸。叶修丝毫不在意,反道:“有句古话说得好,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如今叶秋大侠都是君姑娘的了,蓝少侠也可将令妹绝色嫁与我了。”

蓝河又羞又恼,作势要揍叶修,却被他一个巧劲化了去,整个人扑到叶修怀里。叶修圈着他,嘴上还耍滑头道:“啧,这是见不得我娶你家妹子?”蓝河埋这头,心道左右你见不着我此时丢脸模样。因而壮着胆子道:“叶大侠所言甚是,总归是得我这个当兄长的先去给妹子探探风。”

啧。叶修咋舌,心道这家茶楼,果真茶水里头都掺糖的。


fin

评论
热度(98)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