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玛格丽特饼干.Fin (to 可子生贺)

读完幸福感满满,喜欢一个人就是要这样qwq
大概跟老叶做的糕点一样好吃不腻吧!!
蛋蛋我爱你!!❤

落雨大 水浸街:


  • 还是没赶上生日当天,然而我知道不是我最迟⁄(⁄ ⁄•⁄ω⁄•⁄ ⁄)⁄


  •  @对酒忽暝 可子,生日快乐!!!!你要的双向暗恋梗,是甜点师叶 x 学生蓝。写完发现暗恋得有点明⁄(⁄ ⁄•⁄ω⁄•⁄ ⁄)⁄


  • 生日祝福是:新的一岁,该填的坑都填了吧⁄(⁄ ⁄•⁄ω⁄•⁄ ⁄)⁄,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少点熬夜多产粮。





 「玛格丽特饼干」




01.




巷口开了一间甜品店,充满甜蜜气息的清新小店让青砖黛瓦锅耳墙耳目一新,古朴的巷子顿时年轻了数载岁月。


蓝河放学的时候骑自行车路过,心里切了一声,想道:还不如开一间早餐店呢。


 


02.




再次路过是周末,他骑着自行车,载着同班又同住一条巷子的鲁知月同学回学校自习。


“哎,这里新开了一家甜品店!”知月在后座扯了扯蓝河过于宽大的校服,有点兴奋地指着。


“别扯那么大力!”蓝河好不容易稳住车头,没好气地说,“甜品有什么好吃的,腻死了。”


“不懂欣赏。”知月白了他一眼。


“真的,提过‘甜品’这两个字嘴里都觉得腻,我洗洗脑先。叉烧包豆沙包奶黄包流沙包炸春卷糯米糍芋头糕萝卜糕马蹄糕猪肠粉炒牛河炒米线……”蓝河一溜嘴说了一通广式早点。


“有病。”知月被逗笑了,一边伸手指戳他腰眼。


蓝河怕痒,身体猛地一抖,车头画了个蛇,差点撞到路人。


“对不起啊这位小哥!”蓝河连忙说,然后警告知月别乱动,“再戳你自己走去学校。”


“对不起啊这位帅哥。”知月朝路人挥挥手,才回蓝河的话,“哼!”


“……”


 


叶修是甜点师,就职于巷子那间新开张的甜品店,蓝河和知月的讨论他全听到了,心里正想着没心没肺的年轻真好呢,就差点被他们的自行车撞上了。


叶修回头,只来得及瞥了一眼男生带着抱歉意味的笑容,两人的道歉声就随着车轱辘的滚动远去了。


笑这么灿烂……叶修心想,还挺有感染力的。


他的嘴角不自觉扬了扬。


 


03.




蓝河第一次进甜品店纯粹迫不得已。


夏天的滂沱大雨说下就下,一声招呼都不打。蓝河放学骑车刚回到巷口,天顶乌云集结,豆大的雨点就哗啦啦咂下来了,念及爸妈还没下班,自己又忘记带钥匙……他环顾一下四周,一摆车头冲进甜品店的遮阳伞下避雨。


没一会儿有一个扎着高马尾的人出来让他进店里。“这雨一时半刻停不了,站在室外迟早浑身湿透。”


感受着被风吹起的密集雨沫,蓝河抹一把湿漉漉的脸,没有犹豫,跟着她进店。


薄荷色的门板上面挂着铃铛,开关门的时候会发出一声欢乐的脆响。


好甜,踏进店门的蓝河心想。


 


那人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店主,叫陈果,喊她陈姐就行。


“我看你挺眼熟的,是附近的街坊吧?”陈果问。


“是,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你的店。”室内干爽的空气让蓝河生出一点拘束,说到底他是个社交经验不足的学生,于是有点后悔进来了。


“念高中吗?”陈果十分自来熟地跟他搭话。


“嗯,高三。”蓝河规规矩矩地回答。


“哎呦,那不是快高考了?!”陈果看一眼日历,再看一眼身上半湿的小青年,连忙推着他往员工间走去,“着凉感冒可不好,我记得有不少没用过的毛巾,你先去擦一擦!”


“不用不用,谢谢谢谢老板,我体质不错,不会感冒的。”蓝河一边被推着走,一边回头忙不迭拒绝。


“这可说不准!高考是大事啊,小心点准没错。”陈果不容置疑地说,并将他推到工作间里。


 


“我想想,毛巾我放哪里了?”陈果对着满屋子大大小小的箱子陷入沉思,然后放弃思考一般扭开工作间里的小门,朝里面叫道,“叶修……啊你睡了?”


里面的人说了什么,蓝河站得有点远听不到。


“都几点了,别睡了。那些没用过的毛巾放在那里?”陈果问。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子顶着一头乱发打着呵欠走出来,他趿着拖鞋走到那堆箱子前搬了搬,然后拆开其中一个,弯腰从里面拿出一条白毛巾。他本来想递给陈果,回头看一眼发现蓝河后,便知道使用者是谁了。


他走过来将毛巾递给蓝河。


“谢谢……啊、啊嚏!”蓝河双手接过,然而鼻子有点痒,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刚才我说什么来着,”陈果在一旁先急上了,“淋雨最容易感冒了,等等我给你煮个姜汤。”


“不用,太麻烦你了,我回家叫我妈煮就行。”蓝河快招架不住陈果的自来熟了。


“准备高考了啊……”叶修在一旁插话,“我借你一件衣服吧,上衣快成透视装了,在店里有碍观瞻啊!”


蓝河连忙低头一看,可不是嘛,他的上衣快湿透了,今天穿的还是夏装礼服,布料薄又透,打湿之后都成半透明了。


“……谢谢。”蓝河投降了。


 


蓝河跟叶修走进那个杂物间,关上门后,很自然地双手交叉揪着衣摆一掀——他的肩胛骨像蝴蝶扇动翅膀一样耸动一下,转而脖子一缩,脑袋从衣领中钻出来,露出一副年轻有活力的躯体。


叶修愣了一下,才低头翻衣柜。蓝河对此毫无所知,大咧咧站着等。


叶修抽出一件白色T恤递过去,蓝河接过,没看是什么款式什么图案,抖了抖便往头上套。


 


“你叫什么?”叶修抖出一根烟点上,问他。


“蓝河。”


叶修就着暴雨之中昏暗的天光打量一番,才将蓝河认出来:嚯,不就是那天说提了“甜品”两个字都要念一串广式早点洗脑的学生哥嘛!


“你那天差点撞到我。”叶修说。


“什么?”蓝河正站在镜子前面拨弄头发,闻言一愣。


叶修跟他说了那天的事,蓝河挠挠头说抱歉啊,又笑着说那我们真有缘,小哥加个QQ呗。


“我不用手机。”叶修说,“欢迎经常来店里坐。”


“……我不喜欢吃甜的。”蓝河一脸为难。


叶修笑了笑说:“那请你喝咖啡,不加糖不加奶那种。”


蓝河皱着脸说那我考虑一下。


 


04.




蓝河选了一个傍晚去还衣服,叶修正拎着一个小喷壶站在门口,懒洋洋地浇花架子上的绿植。暖阳斜照之下,水花闪烁着跃动的金光。


“谢谢你的衣服。”蓝河将袋子递过去。


“不用谢。”叶修伸出食指从蓝河手上勾过袋子的提带,依然笑了笑,不热情也不客套地说,“常来坐坐啊!”


“穷学生吃不起啊。”蓝河换了一个借口。


“我请啊。”叶修说。


“真的?”蓝河瞪眼。


叶修晃了晃小喷壶,确定没水之后搁到架子上。他转身对着蓝河,神色挺认真地说:“真的。”


 


周末学校全面停止补课,说是要给紧张备考一年的准考生放松心情、调整状态的时间。蓝河在家里老想玩电脑,思来想去,忽然鬼使神差一般跑去巷口那间甜品店。


“来了?”叶修今天没有窝在员工间,而是坐在店面。他目光扫过蓝河的书包,了然道,“来学习啊?”


“是……”蓝河挑了一个光线充足的靠窗位置坐下。


“行,让沐橙给你磨一杯浓缩咖啡提提神。”叶修说着走过去敲了敲员工间的门。


“餐牌餐牌……”蓝河一边念叨一边找。


“别找了,除开我给你点的,其他都不合适你。”叶修说。


“呃,我主要是看看价格。”蓝河老实地说。


“说了我请你。”叶修摆摆手。


这时候有个长得非常美丽的姑娘从员工间走出来,叶修跟她说了几句,她点点头,开始磨咖啡。


咖啡浓郁而独特的香味渗透进甜品美妙的芬芳中,在室内酝酿出一种慵懒的美好时光。


 


“我困了。”蓝河一边摊开练习册一边说。


“喝下浓缩咖啡瞬间醒脑提神。”叶修说着在他对面坐下,“不介意看看吧?”他指了指蓝河摊满桌的试卷。


“随意吧。”蓝河耸耸肩。


“默写题错了……”叶修道,“咦卷面分数还挺高,尖子生啊!”


“低调,低调。”蓝河咧着嘴笑。


“但是默写题都错。”叶修强调。


“当时前后句都想起到了,就是没记起这一句,大概是间歇性脑抽。”蓝河说。


“高考的时候可别抽啊。”叶修笑着说。


“废话,肯定不会啊!”


 


苏沐橙站在吧台后方看着两人——一个不正经地指点对方温习,另一个面上不耐烦但嘴角一直翘着——不由得抿嘴笑了。


 


蓝河觉得叶修坐在他对面跟他贫嘴的感觉很奇妙。


一个大人打开了成年世界的一扇窗,让蓝河这个刚刚踏过成年门槛的学生有机会探头出去张望一番,于是乎,对他而言,无论是窗外大千世界,亦或是替他开窗的这位大人,都有无比的吸引力。


那种被关注、被尊重的感觉,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浑身充满了自豪感。


蓝河心里如同闯进来一只不安分的小动物,鼓噪不安,不由得悄悄抬头看叶修,对方正在有模有样地翻看他的课本。他一只手拿书,另一只手夹着一支笔随意放在桌面上。就是拿笔那只手,被阳光悄悄爬上了尾指,抹上一层澄澈的黄色。


他的手真好看啊……


“怎么了?”感觉到蓝河的注视,叶修问。


“啊?哦……你的手在晒太阳。”蓝河愣愣地说。


“嗯?”叶修低头看了看,手指一动,让黑色签字笔在修长的指间转了一个来回。他说,“是啊,晒到了。”


转笔的动作真好看……蓝河觉得要糟糕。


 


05.




蓝河再也没有去甜品店,他是个懂事的学生,知道高考在即,一些事情即便在意也不能够去分心。别人都在放轻松为高考做准备,他倒比以前更加积极地一头扎进去温习。


大概是达到了人与学习合二为一的无我境界,蓝河高考两天发挥得出奇的好,考完最后一科走出考场的时候,那一种世界尽在我掌控之中,谈笑间樯橹便可灰飞烟灭的豪气将他的理智冲了个一干二净。


事后,蓝河回忆起来,只想哭着说“我的智商大概在高考中用尽了吧,我不该不充值就回家的”。


——他回家跟爸妈说自己貌似对一个男人感兴趣了,然后吃了一顿藤条焖猪肉,可香。


 


打归打,情绪爆发之后,他父母专门去心理咨询机构询问这种情况。得知这是正常取向,甚至有可能是基因导致之后,两位无奈但也得认了。


“你确定你是同性恋不是双性恋?”蓝河爸爸问。


“应该是同吧。”蓝河一边给自己小腿和胳膊揉红花油,一边说,“你看知月长得多标致啊,跟我还是青梅竹马呢,结果我们成了兄弟,啊不,姐妹,啊不……兄妹。”


蓝河爸爸:“……真给我长脸。”


一番鸡飞狗走之后,蓝河重新放飞。


 


06.




叶修觉得自己很久没见到蓝河骑着那台颜色嚣张的自行车飞驰而过的身影了。高考那天他还专门起了个大早,坐在还沾着晨露的藤椅上等那人经过,好给他说声祝福呢,结果什么都没等到。后来想想,高考这么重要,估计是父母开车接送了。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奇怪:对一个小青年这么上心做什么?对方不就是笑容灿烂了些,长得合心意了些,性格对胃口了些吗?


……


叶修笑了笑,轻声说:“栽了栽了。”


于是,当他再次看到蓝河骑着自行车用F1赛车手的英姿冲进庭院,再一个横摆将车子停在他跟前的时候,笑容不自觉就扬了起来。


 


“今天出成绩啊。”他张嘴便说。


“啧啧,我要是考不好,你这样说很容易侧翻我们的友谊小船啊。”蓝河扬了扬手里一张纸。


“那就是考得不错了。”叶修又不是瞎,看不到蓝河眼角眉梢的喜意么?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一股子高兴一半因为好成绩,另一半因为他叶修。


“马马虎虎啦。”蓝河特别欠揍地谦虚一声。他将自行车停好,跟叶修走进甜品店,一边说,“要填报志愿了,我想你给我一点意见……”


 


蓝河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消磨在甜品店了,期间叶修专门给他做了几个点心,比如咸奶油抹面的戚风蛋糕,滚了肉松和海苔的咸口蛋糕,掺了椒盐的布朗尼……


每一样都不多,只有几个,但仍然可以满满地摆一盘。蓝河一开始一脸嫌弃,后来吃得停不下嘴,表示你这是想坑掉我所有零用钱!


“大部分是尝试做的新品,你是在试毒啊少年。”叶修说。


“……”蓝河咀嚼的动作一愣,随后满不在乎地继续啃啃啃:太好吃了,有这种口感和味道,再多试一盘“毒”他都愿意!


叶修默默记下他吃不同品种的表情和吞咽速度。


 


“有没有食品连锁店管理这种学科?”蓝河问。


叶修表示不知道。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陈姐的店缩在巷子里都不会倒闭了,有你坐镇啊!”只用一个下午,蓝河已经拜服在叶修的手艺之下,“我觉得陈姐一定会开连锁店的,我提前学会食品连锁店管理,等你们忙不过来的时候我正好毕业应聘,完美解决就业问题。”蓝河规划了一个美好的蓝图。


“对我们这么有信心?” 叶修笑了。


“对。”蓝河也笑了。


两人心里同时道:笑得真好看。


 


07.




在这个最最轻松、最最奔放的暑假,蓝河三天两头凑到甜品店蹭吃蹭喝。一开始他还有点心理负担,后来主动帮店里招呼客人、打扫卫生,陈果大手一挥将他列为永久免单客户,他也就放心吃霸王餐了。


有一天他路过,见到叶修正在庭院里撸猫,便招呼一声:“别喂GB吃那么多猫粮,昨天称一下都快十斤了!”


“好嘞。”叶修说着将装猫粮的碗放到桌面上,然后蹲下来安慰失去粮食的猫咪。很快,被他双手伺候得无比舒服的主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放松四肢在地上变成一只猫瘫瘫。


“我去一趟图书馆,今天不来了啊。”蓝河又说。


“行,路上小心。”叶修一手撸猫,一手抬起来挥了挥。


 


等蓝河骑远了,叶修站起来拍拍手走进店里。他跟苏沐橙说:“那家伙快要去外地上大学了。”


“嗯嗯,然后呢?”苏沐橙看着他,本想假正经一下的,然而根本忍不住笑意。


“会不会遇到另一个做甜品比我更好吃的人?”叶修问,说完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但这个念头又有点儿好玩。


“可能不会哦,毕竟你是第一甜点师嘛。”苏沐橙打趣道。


“有道理。”叶修说。


“我打听过了唷。”苏沐橙假装神秘地说,“蓝河爸妈知道他喜欢同性,能够理解并且支持儿子的取向……抓住机会呀!”


“他才多大……”叶修无奈地说,“等他上大学回来再说。”


“你要等四年?”苏沐橙有点儿惊讶。


“三年差不多吧。”叶修说,“大四的时候说服他回来实习。”


“……计划很长远啊。”苏沐橙有点佩服了。


“必须的。”叶修就笑,“等我再去研究研究咸口的点心。”


“你整天研究这个,还不如把他从咸党扭成甜党呢。”


“他喜欢吃什么我就做什么,而且咸甜点心是新领域,说不定是个很好的突破点。甜的……只给他做一种就够,”叶修说,“玛格丽特饼干。”


苏沐橙一听便笑了,说不知道一个咸党要多嫌弃这种饼干呢,遑论发现其中的秘密了。


叶修就说没关系:“等时机合适,我会亲口告诉他这个小饼的故事。”


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的,说:“那我的祝福留到那时候再送吧。”


“可以可以。”


 


08.




一整个暑假,蓝河对自己填报的志愿都抱着七分期待三分后悔:他十分舍不得叶修,以及他的咸口点心。


但他知道,这一所在外地的高校是最好的选择,如果错失高考为自己带来的这一次机会,他以后不一定有足够能力站在叶修身边。蓝河已经察觉到叶修这人不简单,他做的甜点甚至可以征服一个坚定的咸党……不管他背景如何,未来也一定前途无量,所以他要努力积攒力量追上去才行。


那只漂亮的手,他一定会扣住的,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蓝河一边给自己加油鼓劲,一边不争气地从早到晚呆在甜品店里,甚至跟陈果约定来年寒假回来当兼职。


他还用积蓄给叶修买了一个手机,说是有空常联系。


其实是想说“有空常联系我”的,不过蓝河脸皮不够厚,吞了最后一个字。


他其实很怕陈果的甜品店倒闭,叶修换了工作甚至搬去另一个城市。给他一个手机,自己还能随时找到他不是?


 


叶修没有拒绝这台手机。


他保存了蓝河的电话,名字前面还加了个A,手动置顶。


他加了蓝河的QQ、微信等社交工具,全部设了会话置顶。


他将设好的东西扬给蓝河看,一边说谢谢老板送我手机,以后这台手机所有首位都是你的,我保证。


“……真、真的么?”蓝河瞪眼。


“老板嘛,总要有点特殊待遇的。”叶修看破不说破。


蓝河心里的小人一蹦三尺高,乐得快脱衣狂奔了,面上还装淡定,表示老板我相当满意,叶小修你好好表现,以后还有赏。


然后叶修赏了他一个脑瓜崩。


 


09.




出发前去学校报道那天,叶修也来了,说是代表没能成功早起的老板娘为店里最勤劳最能吃的员工送行。


蓝河爸爸看了看叶修,撇撇嘴。


蓝河妈妈看了看叶修,笑了笑。


叶修看了看蓝河爸爸和妈妈,礼貌地打招呼。


蓝河在一旁拖着行李,心想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入安检之前,叶修递给蓝河一个小包,说是一些小点心,路上肚子饿的时候用来解馋。


“咸的?”蓝河早猜到叶修出现了不可能没带吃的,连忙问。


“甜的。”叶修说,“玛格丽特饼干。”


“哎?什么特?”


“知道是好吃的就行了,走吧走吧。”叶修挥挥手,站到蓝河爸妈身后。


一家三口再次道别,蓝河才拖着行李进入安检口。他不知道,回程的时候叶修坐上了自家爸妈的车,一路上,三人进行了异常亲切的交谈……


 


10.




大学生活新鲜极了,蓝河参加了许多社团,日程表排得满满的。即使如此,他还是主动接过为甜品店建立主页的工作。好不容易设计好版面正式投入使用之后,又坚持每天以“一个耿直咸党是如何被征服”的角度更新内容。


所有图片素材都是叶修提供给他的。


所有出品的制作材料和制作心得都是叶修告诉他的。


两人的联系无比紧密。


 


三年,蓝河从没考虑过自己坚持不住怎么办,他一心想着实习就回去,回去站在叶修身边,嚣张地牵起他的手——当然前提是他表白成功。


三年,蓝河每一次放假后返校,叶修都送他一包玛格丽特饼干,那小子每次都一脸“怎么又是甜的”表情接过,然后半小时不到便告诉他:全吃光啦!真是可爱得让他无比期待将他抱进怀里这一刻——等他回来实习就表白。


 


11.




这一天当然是顺利到来了。


 


后来,蓝河如愿以偿当上食品连锁集团的管理——叶修的咸甜点心市场接受度非常高。


 


后来的后来,两人之间偶然会出现一些非常糟糕的对话,比如:


“奶油不可以用来润滑,不过可以用作调*情……”


“不要了?是你喜欢的咸味啊……”


“现在想吃哪里?”


……


 


Fin.




注: 玛格丽特饼干的全称为“住在意大利史特蕾莎的玛格丽特小姐”,英文名为Italian Hard-boiled Egg Yolk Cookies。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个糕点师在做饼干时,心中默默的念着他心中情人的名字,并将自己的手印按在饼干上:这就是“住在意大利史特雷莎的玛格丽特小姐”小饼的由来。


(以上解释来自这里:链接




然后(扯着嗓子呐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可子这家伙折腾了一个超级无敌豪华的无料,无料,无料!!!


内含:一个叶蓝本子,一个叶蓝纸立牌,一个叶蓝硫酸纸信封+两张信纸、明信片……前61名还有叶蓝和纸胶带、色纸。


画手阵容无敌华丽,图透爆好看啦!!!


【传送门戳我】——胸前的红领巾仿佛更鲜艳了。



以上,开抢的时候希望可以秒空。




最后,可子生日快乐!感恩认识你。

评论(2)
热度(682)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