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隔世

哇!谢谢长安!是这样的奇妙故事嘿嘿嘿!owo

爱你!!!!!!

许长安-杭城记广:

#算不算鬼魂蓝可能算吧

#迟到的生贺! @对酒忽暝 趁着蓝蓝生日!补上!

#为了这个文不对题的题目我居然没赶在零点以前……


“你……”

“?”

叶修手里拿着罐可乐,看着坐在凳子上,小腿以下半透明的青年,有些呆愣。

 

 

叶修已经看到那个青年三次了。

第一次看到他,叶修从训练室里出来买烟,青年就是这个姿势坐在凳子上,叶修没在意。

第二次,叶修去接购物回来的苏沐橙,那个青年还是以那个姿势坐在那里,叶修觉得有些奇怪,可是苏沐橙在旁边,他没法过去。再说了,说不定人家只是凑巧两次都在那儿休息呢。

第三次,叶修被战队的人推出来买饮料,青年仿佛没动过,衣服都还是前两次那件。叶修想了想,从塑料袋里掏了罐可乐出来,才刚刚朝青年走近,嗓子口那句“要喝点东西吗”还没说出口就噎了回去。

在大街上遇到一只疑似鬼魂的东西该怎么办?

对不起,这道题超纲。

“你……”

青年抬起头,眼神由平静,到疑惑,再到惊讶。

“你……看得到我?”

完了,好像不是疑似。

叶修点了点头,发现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索性坐到青年的旁边,咳嗽两声:“那个,你……去世了?”

这个对话为什么这么诡异……

“额……”青年伸出手指搔了搔自己的脸,“是吧……我也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

叶修“啊”了一声:“听说有的人死……去世之后会忘记还活着的时候的事情,你会不会……”

青年想了想,点点头:“有可能。”

叶修不放弃的又追问了一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也不是,”青年顿了顿,有些不确定,“我觉得,我的名字应该是,蓝……河?”

蓝河?这名字有点奇怪吧。

叶修笑了笑,不过什么都没说,顺着他的话:“蓝河,你去世多久了?”

“不知道,应该也就几天吧。”

几天,那倒是跟他看到蓝河的时间差不多。

叶修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确认这个人,不对,这个鬼魂似乎只有自己看得到。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蓝河叹口气,头垂了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我家人是谁,他们在哪儿。”

这确实不是个让人好过的事。

叶修看着蓝河那副明显沮丧得不得了的样子,咳嗽两声:“你要不要,先跟我回去,等你想起来了,再去找你的家人。”这是叶修第一次在措辞上那么纠结,没办法,他以前也没跟鬼魂说过话啊。

蓝河抬起头,眼神里渐渐有了光。

被一只鬼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盯着,真是个神奇的体验。

 

叶修带着蓝河回了嘉世,为了不吓到其他人,蓝河大部分时间待在叶修的宿舍。

所以当叶修回到宿舍打开门看到自己床上坐了个人的时候,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蓝河跟他说:“回来了啊。”他才后知后觉的回到。

“啊,回来了。”

咳咳,总觉得这个对话,有一种迷之既视感……

“对了,”蓝河站起来,指指叶修的桌子,上面叠着一些书本之类的东西,有的是他的,有的是苏沐橙的,“下次你出去的时候,我可以看看这些东西吗?一个人待在这儿有点……”无聊。

叶修看着蓝河那样儿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没事,看吧,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对于一个什么都不记得了的鬼魂,叶修觉得他确实没什么需要防备的。

听到叶修一口答应,蓝河微微笑了起来:“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正好逆着光,叶修觉得,蓝河笑得很好看。

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蓝河果然拿着书在看,瞅了瞅封皮应该是苏沐橙看完以后扔在这儿的杂志。叶修记得这本书被夹在了中间,可是现在他桌子上那几本书理得整整齐齐,一点都不像被翻过的样子。

看来这不仅是一个温和无害的鬼,还是一个很有教养的鬼。

后来叶修再回来,就会顺路买些小吃,他第一次带小吃回去的时候蓝河还有些惊讶,说:“我已经死了,不会饿啊。”

“知道你不会饿,给你解解馋,过过嘴瘾还不行?”

“唔,谢谢。”蓝河接过叶修买给他的酥油饼,一口咬下去。

“卧槽好吃。”

叶修瞅着蓝河啃饼的样子,笑了。

“其实我只是想试一下鬼能不能吃东西,看起来没问题啊,诶你吃东西的时候不会从下面漏出来吗?”

蓝河顿了顿,默默的把酥油饼放了下来。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说得像大小便失禁一样。”

 

短短两个星期,蓝河不仅把叶修的存书看完了,还把H市的各种特色小吃都尝了一遍,除了有点闷,别说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简直不像一只鬼。

叶修看着蓝河都要开始把那些书翻第二遍了,尤其是介绍游戏的那几本,想了想,没有多犹豫:“明天要跟我出去看看吗,老闷在这儿不无聊啊。”

蓝河似乎没想到叶修会突然这么说,愣了愣:“不会麻烦到你吗。”

“不会,”叶修耸了耸肩,“只不过我的工作也是一整天坐在电脑面前,说不定还没你在这儿好玩。”

蓝河连忙摇摇头:“不会不会。”

说实话,就算是鬼,也是需要见见光的啊。

隔天蓝河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虽然才两分钟的路程,也可以看出他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叶修没说什么话,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直到到了嘉世门口才回头嘱咐:“跟我一起训练的队员都在里面,一会儿可能不能老回你话了。”

蓝河点点头,没有丝毫不满:“明白,放心吧。”意料之中。

叶修带着蓝河,径直走到了训练室,拉开最里面位置的椅子坐下,打开电脑。

蓝河环视了一圈才恍然大悟:“你的工作是打游戏?”

叶修看着戴上耳机,显然已经打上几把了的贺铭,没有动,但是“嗯”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蓝河莫名的觉得有了一股亲切感。

等叶修登上游戏,蓝河自发的凑过去看了看,结果这一看,眼神盯着屏幕移不开了。

叶修手抵着嘴唇,当时就忍不住笑了。这要是还活着,怕是和他一样是个“网瘾青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孩子容易对这些产生兴趣,连着好几天蓝河也没见腻,反而越看越起劲。所以在某一天中午战队成员都去吃饭的时候,叶修留了下来,叫过蓝河,把一叶之秋开到野图,然后起身让开。

“试试吧。”

“啊?”

叶修看着有些懵圈的蓝河,挑挑眉:“等下午他们都回来了可就玩不了了。”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坐到电脑前。

手放上键盘,蓝河看着屏幕里的一叶之秋,明显慌了,除了像平时看叶修操作那样跑跑跳跳,连技能都不敢往下按。

叶修在后面站了两分钟,不由自主的俯下身子,手环过蓝河的肩覆上去带着他操作,语气耐心得像平时指导他的队员:“这个小怪你可以先使用一个天击……”

等蓝河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才发现,自己和叶修的距离似乎太近了,叶修的脑袋几乎磕在他肩膀上。

蓝河的脸有点红,不过蓝河是只鬼,脸红叶修也看不出来。

……

操,一只鬼脸红个屁啊!

蓝河有点嫌弃自己。

不得不说蓝河上手得还是很快的,虽然依旧不大会用一叶之秋,但比起刚开始确实顺溜了不少。

叶修这么说的时候,蓝河只笑了笑:“说不定是男孩子的天赋。”

叶修偏头看着蓝河:“我说小蓝,你……死了,你不难过吗?”蓝河这段时间看起来无忧无虑,可到底现在只剩一缕魂了,叶修希望蓝河心里任何跟难受相关的情绪都能够倾泻出来。

叶修没想到的是,蓝河很平静,他把手从键盘上挪下来:“不是很难过,可能是因为……反正也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死的,记不起自己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吧。而且,”蓝河抬头看向叶修,笑得无所畏惧,“我一开始还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有能看得见我的人,光这一点,我高兴都来不及,有什么好难过的。”

叶修怔了怔。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觉得蓝河一直都什么也想不起来或许也挺好。

 

从那天之后,叶修午饭时间会把账号卡继续留在上面,游戏也一直登录着,为了让蓝河在叶修去吃饭的时候能悄悄玩会儿游戏。

开头蓝河还挺开心,可是后面几天,叶修发现蓝河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不是沮丧,也不是难过,反正,就是不对。

晚上叶修跟蓝河往宿舍走,叶修不知道该怎么问蓝河出了什么事,只能先扯了句闲天:“其实荣耀这个游戏,一直跑野图意思不大,你可以试着去打打副本……”

“下过了……”

“嗯?”蓝河的声音很低,叶修不得不停下脚步,“小蓝?”

“我……下过副本了。”

叶修觉得,蓝河应当不只是想要告诉他自己今天下了副本这么简单。

“嗯,然后呢?”

蓝河抬起头,眼神里有些晦涩不明的光。

“叶修,我总觉得,我以前好像,打过这个游戏。”

叶修呼吸一滞,停了两秒,随后拉起蓝河,转头就往训练室返了回去。

不管这个信息有没有用,这是蓝河这一个多月以来唯一的突破,叶修没办法无视它。

叶修把蓝河按回电脑面前,从旁边抽出一堆小号,一个一个的登录上去让蓝河操作,不厌其烦。

“有什么感觉吗,或者,有没有想起什么?”

蓝河摇了摇头。

“没关系,换一个。”

蓝河依旧摇头,叶修继续给他换,直到第六张,职业是剑客。

蓝河像前几次那样,操作着屏幕里的角色,跑动,放技能,打小怪。打着打着,蓝河“咦”了一声。

叶修看着蓝河不自觉间变得流利的手法,这种手法不是像被叶修交过以后面对战斗法师那种临时的操控力,而是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使然。

叶修心里头总算是有了些思量。

只是还没等他想清楚接下来该干什么,变故就来了。

 

往后面的一个星期三下午,叶修头一次没有留蓝河在训练室打游戏,而是带了蓝河到食堂吃午饭。叶修自己坐了一个桌子,把汤放在左手边被挡住的地方,然后插了一根吸管小声说:“偷偷喝点,动作别太大。”

蓝河点头如捣蒜。

叶修发现他是真挺喜欢看蓝河这幅样子的。

饭吃到一半,墙上挂着的大电视开始播本地新闻,叶修抬头看了看。

“逆行撞击出租车的酒驾肇事卡车司机一个半月抓捕归案……挺厉害啊,逃了一个半月……”叶修看着新闻上事故地点的视频,还没自言自语完,旁边发出一声清脆的“啪”。

叶修转头看过去,汤碗在桌上横躺着微微转动,汤开始从桌子边缘往地上滴。

蓝河头一次没有理叶修,摇摇晃晃的就往外面跑。

“蓝河!”

食堂里的人被叶修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叶修却来不及解释了,对邻桌错愕的苏沐橙喊了一句:“沐橙等会儿帮我收下碗。”转身朝蓝河追去。

叶修一路跟着蓝河,可蓝河始终没有看向叶修,只是一股脑的走着自己的路。走了十五分钟,蓝河停下了。叶修看着周围的建筑,恍然大悟。

是刚刚在新闻上看到的那里。

叶修慌了,因为他看到蓝河蹲在马路边上,捂紧了自己的脑袋:“叶修,我……我是不是就死在这儿的?”

叶修蹲在蓝河旁边,不管自己在路人眼里是什么奇怪的姿态,然后把蓝河紧紧地抱在怀里。

当天晚上,叶修把蓝河按在了床上,跟他说:“我知道,你是鬼,不需要睡眠,但是闭上眼睛休息休息,你会好受点。”

蓝河想反驳,可是叶修的眼神总是能让他不由自主的妥协,十分钟后,蓝河身为一只鬼,陷入了睡梦中。当然,鬼魂有没有梦就不好说了。

叶修看着蓝河睡熟才转身,打开白天从战队提回来的笔记本电脑,啪啪的输入关键词。皇天不负有心人,浏览了十多个网页,叶修终于找到了他想看的那篇新闻报道。

 

 

“小蓝,战队有点事,我得出去几天,你好好在这儿待着别到处跑。”

蓝河点点头:“好……早点回来。额不是,办完事以后,再早点回来。”

叶修笑了笑,揉揉蓝河的头:“好。”

报道里说,一个半月前的那场车祸,抢救无效死亡的是一个女孩子和一个中年妇女,除司机外活下来的那个男孩子,被接回了G市救治,目前处于昏迷状态。

叶修不知道那个被接回去的男孩子是不是蓝河,他不敢贸然告诉蓝河,他担心,如果不是的话,蓝河将承受多大的希望和失望。

跟战队请过假,叶修一分钟都没耽搁,直接往机场赶。

叶修在报道的图片上看到了病房里照顾蓝河的亲友,似乎是一个和蓝河差不多年纪的男生,胸前挂着的大概是下班后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取的工作牌。

叶修看不清上面的字,可是那个图标他很熟悉。

——蓝雨。

 

“蓝桥的病房就是这里了,叶前辈……跟他是朋友?”

叶修想了想,点点头。

喻文州不再多话:“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前辈给我或者少天打电话。”

叶修笑了:“谢了啊。”

“客气。”

喻文州走后,叶修才深吸一口气,像是怕打扰到谁,轻轻的推开了门。

病床上躺着一个青年,脸色苍白,被流海浅浅的挡了的眼睛紧闭着,睡得很安静。

叶修看了看床头贴着的名字,伸出有些颤抖的手,触碰了一下蓝河的脸:“许博远……”然后勾起了嘴角,眼神里却有些不可抑制的心疼,“我就说,哪有人会叫蓝河这么怪的名字。”

蓝河的手指,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回到H市的叶修,迎接他的是仓惶不安的蓝河。

“叶修,你走了以后,我好像……晕倒了一段时间。我会不会,快要消失了?”

叶修沉默了两秒,坐到他身边:“是要消失,不过不是离开,是回去。”

“……什么意思?”

叶修看向蓝河:“你没死。”

蓝河明显愣住了:“我没死?你说真的??”

“真的,而且,大概很快就能醒过来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蓝河足足呆愣了五分多钟,甚至要喜极而泣。不过他现在还是一个鬼魂,哭不出来。

可是蓝河发现,狂喜只有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叶修。

“叶修,如果我回去了,还会不会记得你。”

叶修愣了愣:“不知道。”

蓝河眼里被更深的失落和担忧覆盖:“要是不记得了……怎么办。”

叶修看着蓝河,看了很久很久,等蓝河抬起头的时候,抚上蓝河的后脑勺,在他冰凉的双唇上印上自己的温度。

“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找过去,相信我。”

 

 

某种意义上来说大概蓝河真的是叶修的福星,蓝河消失后,叶修就被自己效力了多年的战队赶了出来,一叶之秋,也变成了别人的账号卡。

叶修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先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吧。

然后,去找回那个人。

几天后,叶修打完副本休息的空,正盘算着是不是该买飞机票了,一抬头被猛然弹出的十多个好友申请吓了一跳。随后定下神来看了看那个ID,眼里化成温柔的笑意。

“蓝河。”

—END—

呜呜呜我知道我迟到了我错了我一时没有收住!本来可以在小蓝生日发出来的……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管我要吧唧一口可子!

评论(1)
热度(414)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