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不会,不能,做不到

“叶神……”

 

蓝河一手扒着门框,另一手偷偷在T恤的衣摆下拎着裤腰,冲着正在电脑前的叶修欲言又止。

 

从洗手间走回来的这短短几步路中,他经历了无比复杂又纠结的心理活动,无数次痛骂自己裤子上连接扣子的那根线不争气,让他陷入了如此尴尬境地。待回到房间门口时,他已经在空调房里出了一后背的汗。

 

他的声音虽小,叶修却还是听到了,停下登录游戏的动作回过头,看到蓝河小心翼翼探进来的半张脸。

 

——红得肉眼可见。

 

“进来啊。”他疑惑,“你站外面干嘛?”

 

闻言,蓝河缓缓露出另外半张通红的脸,眼神躲闪,清清嗓子问道:“你有针线吗?”

 

叶修立刻明白了蓝河发生了什么事,觉得自己憋不住笑,连忙转回电脑桌,低头拉开抽屉找针线盒。等他再回身递东西时,蓝河正满脸不情愿地提着裤子从门口蹭过来,这回叶修直接笑出了声。

 

“你不要笑了!”蓝河一秒钟恼羞成怒。

 

叶修给他的针线盒内工具齐全,24色小线卷整整齐齐码了两圈,晃花了他的眼。他坐在叶修的床上深吸一口气,挑出一根深蓝色的线认真穿针。好歹是职业玩家,手眼协调性没话说,线很快便被串进了针孔。叶修盯着串好线便开始发呆的蓝河,又忍不住想笑,决定解救他于水火之中。

 

“裤子脱了。”他对着床上的蓝河吩咐道。

 

“啊?”蓝河呆滞,复又一脸惊恐。

 

叶修坐到了他的旁边,笑着说:“想什么呢……你会缝衣服吗?”

 

蓝河与自己的脸面斗争三秒,终于绝望,垮着脸诚实摇头。

 

“所以啊,把裤子脱了。”叶修又重复了一遍,之后说出的话直接让蓝河怀疑人生,“我给你缝。”

 

蓝河在应邀来到上林苑之前,绝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如果能预料到眼下的情景,哪怕叶修的诱惑力再大,他也绝对不来。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已经因为裤扣脱线被狠狠笑过一番,而他的暗恋对象正坐在他的身边,满脸戏谑地叫他脱裤子,好帮不会做针线的自己把扣子缝回去。

 

天要亡他。

 

他垂死挣扎,声音透过捂着脸的手掌闷闷传出:“打个商量呗,大神。你借我一条裤子,我穿上现在就滚蛋,你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

 

身边的床铺一轻,叶修起身从衣柜里抽了条自己的裤子出来,扔给蓝河,忍着笑道:“别闹,你先凑合穿这个,给我两分钟就能帮你缝好。”

 

蓝河发出一声微弱的哀嚎,认命照做,伸手去扒自己的裤子,动作却突然僵住。

 

不是吧,这么惨,要在喜欢的人面前因为这种丢脸的事情把自己扒光,不如给他来一刀。然而他偷偷瞥了眼坦荡荡拿起针线准备干活的叶修,恍然意识到扭扭捏捏才更加欲盖弥彰,都是男人,谁会在意这种事啊!

 

他心一横,三下两下扒掉了裤子。叶修盯着他没来得及遮住的光溜溜的腿,很识相地没有说话,心中却想着,小同志的腿还是很白的,没跟着脸一起做羞耻反应……

 

叶修缝衣服的动作很专业。一开始蓝河没好意思去看,待他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后,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他一时间忘了自己的窘境,想起之前从叶修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的往事,不知他在离家后是否有人帮他缝好不牢固的扣子,他又是何时学会的缝衣。

 

“怎么了?”叶修抬头瞥了他一眼。

 

他心中酸涩,开口声音都哑了:“厉害。”

 

叶修不知道他心理活动如此复杂而跳跃,笑着道:“还好吧?缝个扣子很简单的,不过现在年轻人不会也正常。对了,你会做饭吗?”

 

蓝河表情一僵,心想今天怕不是要揭他许哥老底,毁他人设。他尴尬笑,还是说了实话:“不会……”

 

想了想,他又强行找补:“冷盘还是可以搞一搞的……嗯……”

 

叶修不给面子地又笑了出来,他怒道:“靠,不要笑啊,难道你会吗?!”

 

“我会啊。”叶修一秒击溃他仅存的一线生机,“谈不上多好吃,家常菜还是没问题的,等一会儿给你露一手。”

 

蓝河一时间也忘了尴尬,愣愣道:“哦,吃我还是会的。”

 

叶修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表情,忽然想起前些天兴欣战队的QQ群里方锐发的表情包,与面前的青年如出一辙。

 

他回想表情包上的字,评价道:“嗯,弱小、可怜、又无助……但能吃。”

 

蓝河眼睛瞬间瞪圆,叶修赶紧顺毛,低声安慰道:“嗨,多大点事儿,不会做饭也没什么……”

 

正说着,只听“啪”地一声,房间里的电灯忽然灭了。现在已是傍晚,没了光源的屋内多少有些昏暗,叶修抬头看了看,冲着蓝河道:“没事儿,应该是灯泡坏了,换一个就行,抽屉里有备用。”

 

闲着被服务的蓝河连忙顺着他的目光拉开抽屉,找到备用灯泡。叶修随口问道:“会换吗?”

 

“……”蓝河生无可恋,这回连挣扎都放弃了,“不会。”

 

过了一会儿,叶修手足无措地解释:“不是,我没别的意思……”

 

蓝河点点头,挤出了一个“满脸都写着高兴”的笑容。

 

他并没觉得掌握这些技能有什么必要,但在喜欢的人面前,想展现出更好的自己终归是一种本能。

 

一时间,房间里的两个人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蓝河看到叶修把手上的线打了个结,而后低头凑了过去,用牙齿去咬还连着针的线。裤子是低腰的,他心中本就有鬼,不由自主地脑补了叶修的气息流连在他的腰线以下……

 

妈的,针线盒里不是有小剪刀吗?!他连忙调开视线,好不容易白回来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

 

“蓝河。”他听到叶修叫他的名字,下一秒,缝好的裤子被塞到了手中,叶修面对面地站在他的面前。

 

方才还被脑补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蓝河紧张得不得了,却发现这位技能加点如同君莫笑的全能大神也没好到哪去。

 

“咳……”叶修的眼神也左闪右闪,最后直直盯住蓝河,“其实是有别的意思的。”

 

“什么?”蓝河不明所以,却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一起严肃起来。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叶修正色道:“这些都是过日子的低阶技能了。”

 

蓝河脸色更丧,他眼见不好,伸手过去握住对方的手急急辩白:“我又说错话了……”

 

“我是说,”他恨不得直接捧出一颗心给人看,“你也不需要会啊,反正我都会,我现在跟你表白,你能给我多加几分吗?”

 

蓝河傻掉。

 

“要不,吃了饭再打分?”叶修小心翼翼与他商量。

 

爱情真是很神奇的一种东西。

 

在这一瞬间,二十岁才出头的蓝河在叶修的几句话中,看到了从没想象过的“一辈子”。他瞬间血冲上头顶,心想学学做饭怎么了,让他给叶修做一辈子的饭他也是乐意的。

 

叶修在他眼前摆手:“喂,回神?”

 

他回过神,顺从心意,伸出手紧紧抱住了面前的人,然而用力过猛,两人一起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蓝河把头埋在叶修颈侧,听到对方在短暂的愣怔后低低笑了起来,只觉今日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但没过多久他便心态转变,抬起头来,辗转寻到了叶修笑容未收的唇。

 

干!

 

把舌头探进对方口中时,他破釜沉舟地想着,既然低阶技能暂不过关,那在高阶技能上,自己绝不能输。



-End-

评论(84)
热度(1070)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