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戒烟失败全过程实录

在和叶修一起狂咳了连续一周之后,蓝河终于痛下决心,要控制两个人的烟量。

 

单身的时候倒是无所谓,每逢天气突变,他也经常这样咳嗽上好几天,向来是随便吃吃止咳药,有时甚至完全不理,干脆拖上一段时间等身体自愈。可这一次,当看到叶修皱着眉咳个不停,烟龄六年的蓝河头一次产生了戒烟的想法。

 

提议之前他进行了认真思考,别说是叶修,就算是自己,想要彻底戒烟怕不是也要去掉半条命。于是晚饭饭桌上,蓝河郑重宣布:从今天开始,每天最多抽一根,时间地点随意,请珍惜这一次机会。

 

正在低声咳嗽的叶修顿时惊住,连喉咙的不适都似乎在瞬间吓了回去,他呆呆问道:“哈?”

 

“你没听错。”蓝河无情回答,而后又拍拍他的手,安慰道,“我陪你一起。”

 

叶修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砸懵,好半天才找回神智,试图挣扎:“为什么啊……蓝你看这完全没可能,我们有必要互相伤害吗?”

 

蓝河伤感地叹了口气,心想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而后开始瞎掰,与叶修讲道理:“咳了好几天了,我挺难受的,不能再抽了,但是看你抽烟我肯定忍不住,只好委屈你陪我一起了。”

 

不得不说,蓝河真是再了解叶修不过,此话一出,叶修大神顿时投降,一句抗议都没有了。

 

第一天,一切都好。

 

蓝河特地起了个大早,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培根煎得焦香,吐司烤得松软,新鲜蔬菜是早市上刚买的,咖啡是现磨的,连煎蛋都被认认真真煎成了两个心形——虽然玩花样浪费了三个蛋,被蓝河直接在肚子里毁尸灭迹。一顿饭下来,叶修吃得无比荡漾,待早饭吃完,蓝河前一天下单的薄荷糖也到货了。

 

这一天的吻都带着凉凉的薄荷味道,傍晚时两人相约去阳台抽烟,气氛缱绻,烟雾缠绵,他们边抽边撩,差点抽出来一个交杯烟。

 

到了第二天,一支烟就显得不太够了。

 

中午一过,两人便撑不住抽光了今日限额,而后在书房的电脑桌前分别坐定。叶修登了QQ跟老冯谈事情,十分钟不到,他便一手撑着头打了个哈欠,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去摸抽屉里的烟。

 

“啪!”正在带团的蓝团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个银光落刃后,他趁着角色高高跃起的空当飞快地拍了下叶修的手,而后继续操作,动作行云流水,衔接分毫不差,大神寻烟的读条瞬间被打断。

 

叶修本来就困,根本没看清楚蓝河是怎么出招的,被拍了一下立刻呆住,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蓝河的屏幕,半晌后疑惑道:“影分身术?”

 

“黯然销魂掌。”蓝河冷笑,“快跟你的烟说再见。”

 

叶修倒是听话,说着把抽屉合上,而后老神在在地提醒:“要暴走了。”

 

蓝河一看,可不是,副本Boss被干得红血,恼羞成怒,要做最后的挣扎。他丢下一句“不许抽”,连忙指挥去了。

 

但不抽烟,怎么都提不起精神,戒断反应似有非有,倒也没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就是困。

 

下午五点,叶修打了一个哈欠,蓝河跟着打了一个。叶修笑,一边笑又一边忍不住再打一个,被他笑得面子挂不住的蓝河没来得及生气,便不得不用手捂住自己张大的嘴。

 

窗外日头西斜,最是一天的惬意好时光,屋里的两个人含着满眼的泪相对打了一会儿哈欠,最后一起斜在了卧室的大床上。没有烟,似乎连安全感都降低不少,两人紧紧拥住彼此,却又觉得格外安心。

 

这一觉睡得安稳过了头,等蓝河再睁眼时,已是半夜两点多。他茫然地抓起手机,在看到显示时间和一连串公会群里的消息时,“噌”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叶修很快也清醒了过来,两人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

 

蓝河悲伤,觉得这生活简直太过糜烂,手不自觉地伸到床头柜,想要抽根烟冷静冷静。

 

“咳……”叶修清清嗓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刚睡醒的男人浑身还透着懒,笑起来简直性感得爆炸。“某些人不要监守自盗啊。”

 

蓝河硬了。

 

这个时间再去上线意义也不大,两个人都精神得不得了,蓝河那点生理变化没有逃过叶修的眼睛,被养精蓄锐后红蓝双满的大神压着干了一次又一次。

 

于是第三天的限量一根,是标标准准的事后烟了。

 

两人又休息了一会儿才起床,收拾妥当之后,蓝河惊喜地发现两人竟然都不咳了。他立刻嘚瑟起来,对叶修说这是戒烟的成效,叶修不以为然,深信是自己身体力行给两人通了奇经八脉,并决心以后要多做夜间运动。

 

叶修问:“好了好了,可以抽烟了吗?”

 

蓝河答应得爽快:“可以啊,等零点一过,你就去抽明天那一根。”

 

叶修委屈,却还是很坚强地继续打游戏去了。

 

等到了第五天,两人对香烟的想念程度达到了峰值,当日的一支烟在起床后便被他们迫不及待地宠幸,余下的时间显然有得熬。

 

蓝河一边把薄荷糖嚼得咯吱作响,一边在神之领域折磨蓝桥春雪——冰天雪地中,穿着帅气装备的蓝桥春雪正在爬一颗光秃秃的树,好不容易在蓝河的微操下爬到了树顶,又跳进了旁边冰冷的溪水中,游到气竭之前才冒出水面。

 

“算了大哥……”叶修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有什么气别往孩子身上撒啊!”

 

蓝河立刻因为被抓包脸红,嘴硬了一会儿,一个劲儿地嚷着“我没有”,半分钟后忽然神色一变。

 

“操。”他骂道,而后动作利索地拉开抽屉,熟练地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

 

“使不得啊。”叶修笑了。

 

蓝河眉毛一挑,一副打定主意要无赖的模样,问道:“来吗叶哥?”

 

说完,他也不等叶修的回应,凑到火前点燃了这根烟。尼古丁侵入他的喉咙与肺,让他瞬间飘飘然起来。

 

他眼角眉梢皆是满足,拉过叶修,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吻,叶修被迫接受,烟雾入喉,明明味道是苦涩与辛辣,他却满心满意只觉得甜。

 

人和烟都是。

 

“爽!”蓝河痛快笑道。

 

叶修也从烟盒中抖出一根,点燃后却没急着解馋,凑过去摸了摸蓝河的脑袋,问道:“领导,解禁啦?”

 

蓝河正忙着抽烟,闻言“唔”了两声,待到吐出烟雾后,才支支吾吾地答道:“没有,要控制量……”

 

叶修也不拆穿他,笑着把烟凑到嘴边抽了一口,通体舒畅,舒展着眉目应承道:“得嘞,你说了算。”


话音刚落,他嘴里的烟就被蓝河一把抽了出来。蓝河将只剩尾巴的烟捻灭,理直气壮地将叶修的那一根含进了自己口中。


“乖。”蓝河顺了顺他的毛,含混不清地说道。


-End-

评论(53)
热度(740)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