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恶名远扬

其实郑轩根本担不起“懒”这种恶名。

 

这个世界对他有诸多误解,见他与黄金一代们同期出道,偏偏不思进取,缺乏斗志,便理所当然地觉得他人懒。

 

真是冤枉。斗志这种东西,如何能够作为一个人勤快与否的评判标准?

 

住在宿舍里的郑轩严格遵守俱乐部的宿舍管理制度,按时值日,自己的私人空间整理得井井有条,人也拾掇得清爽精神。但粉丝将他的人设脑补得滴水不漏,连他每天赖床到训练前二十分钟都替他设定好,甚至传言他训练结束后,回到宿舍倒头便睡,与一床被褥喜结连理。

 

多么暗无天日、没有情趣的生活啊……郑轩叹为观止,每了解一分“别人眼中的自己”,都觉得下一秒钟,他怕不是就要入土为安。在有限的采访机会内,他也曾试图为自己辩解,给大众眼中他懒癌跗骨的形象拨乱反正,可谁知稿子一发,大众的反应让他目瞪口呆——

 

“看他一本正经努力辩解的无力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人在训练室努力训练,锅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轩仔只能安慰自己: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流言蜚语猛如虎,我自岿然不动。

 

况且他也不是真的在意,随便啦。

 

可没想到,这恶名也有被坐实的一天,始作俑者是一个非常正直的青年,名叫于锋。

 

自打于锋从训练营中脱颖而出之后,郑轩便被分派与他同住。两个人同屋,自然要互相帮衬,于锋有跑步的习惯,每天经过俱乐部后门的便利店,都要问郑轩需要带些什么回去。

 

颇有生活情趣的郑轩先生没跟后辈客气,从牙膏洗发水等生活用品,到圆圆滚滚需要两只手捧回的仙人球,都在于锋的手中出现过。队友见得多了,便心照不宣地笑着问于锋:“又来帮郑轩买东西?”

 

于锋不明就里,很实诚地点点头。

 

蓝雨俱乐部便流传起来地主家懒儿子不要脸使唤傻儿子的故事。

 

待于锋从一个稚嫩的新秀变成一个独当一面的攻坚手,与蓝雨这个团队融合得越来越好时,他才明白当时前辈们话中深意。可这时,他连这种流言都觉得甜蜜,因为喜欢着流言中的另一方,仿佛连他被欺压,都是人民群众对他的肯定。

 

于锋愈演愈烈,若说从前还只是无意识地心甘情愿跑腿,现在便是连聚餐倒饮料也要亲自代劳。他享受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够给予的照顾,与恋人偶尔流露出来的依赖,让他们资历和年龄上的小小差异都消弭殆尽。

 

郑轩在屋里拖地,接到于锋的语音电话。

 

“我在便利店,需要带点什么回去?”

 

他想了想,答道:“洗衣液快没了,买一桶回来吧。哦对了,我们该换牙刷了。”

 

于锋满口答应,拎着一袋东西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吃完饭出来遛弯的黄少天。

 

郑轩真的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End-

评论(22)
热度(219)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