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今日冇热水供应》

哇竟然还能收到生贺,感动,哭泣!泰迪我爱你!
远仔快长大,快快谈恋爱!!
我去听歌啦❤

君子爱财:

-我流校园,送给可子老师@对酒忽暝 生日礼物被拖成了新年礼物,感觉自己也是很棒棒了👏🏻

-BGM:John Grant-Marz 不要点了这里没有外链

-傻白甜,用了《七月》(见首页)里的一点私设




文/泰迪迪迪迪迪迪←冷得



迫近“冬大过年”(冬至),广州终于跑步入冬,进入了气温个位数时期。

晚自习下课才五分钟,教室已经溜走了大半人。冬天不是读书天,高三考生也没有几个有毅力耐得住寒风的。

笔言飞塞好书包,径直走向许博远桌前,敲了敲他的桌子。

“老许,你还不走?”

许博远从数学卷里抬头,满脸茫然:“宿舍楼十点半才关门,我那么早走干嘛?”

“……”笔言飞忍住想咆哮的欲望,“我的亲大佬啊,今天没热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没看宿舍楼前面的牌子吗?都挂三天了!”

许博远挠挠头,是吗?有这块牌子吗?

他抽过面巾纸擤鼻涕,半天才幽幽地冒出一句:“算了……我还是洗冷水应付一下吧。”

他爸妈都不在家,何况家里离学校也太远。现在联系亲戚又太迟,倒是还有一个人可以随时让他留宿,但许博远不想求助他。

“666,兄弟硬扛啊。要不你找家宾馆什么的……那我走了啊!”笔言飞倒是知道许博远家里的状况,再说这人能心大到不看挂了三天的公告牌,眼下除硬扛外似乎也确实没什么别的办法。

许博远冲好基友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跪安,又缩回座位里看题。他倒是想去住宾馆,奈何今年吃得土都能再造黄土高坡了。觅食费用尚且不够,住宾馆的钱早就随着游戏氪金眼睁睁地消失在比特洪流里。

寒冷让人失去时间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博远听见有人在敲他左边的玻璃窗。

他抬头一看,叶修站在走廊上,屈着食指叩窗,见他有反应才举起手里的塑料袋。许博远依稀能看见塑料袋里装着的烤面筋和羊肉串。

叶修敞开的黑色长款羽绒下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刚刚跑来时没觉得有多冷,现在寒风一吹,冷气就往骨头里钻。两缕碎发耷拉下来紧贴额角,他露出一个苦兮兮的笑容,向许博远比嘴型:“不请我进去坐坐?”

教室此时只剩许博远一个,日光灯也惨白惨白的。许博远快被叶修这家伙的乱来给吓坏了,猛地拉开窗:“你快进来!”

“我以为这儿能比北京暖和些,看来怕冷真是体质问题……哎你这题第二步算错了个数。”叶修走到他身旁,坐下把夜宵递给祖国的花骨朵,顺口还替许博远挑了个错。

许博远怒视错题,发现错题态度不端正无法主动认错,遂放弃修改。他嘴里叼着烧烤的竹签,一只手塞试卷进书包,空余一只手帮叶修裹好羽绒服。独自解决停水事件计划破产,他得乖乖地跟这人和夜宵回家,像被狼妈叼回洞穴的小狼崽一样垂着头。

“怎么也不穿多点就跑到这边来了?哎我好操心啊,你完全没有一点大人的自觉。”许博远坐在副驾驶位置,扯下安全带,皱着眉头问。

叶修转亮仪表盘,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在座位上冷得哆嗦的小屁孩:“那你宿舍今天停热水,还不跟我说,你就不让人操心?”

许同学瘪了,靠心虚胀起来的理直气壮气球根本不能硬扛叶先生的梨花暴雨针,他的声音小下去,听起来没有刚刚那样张牙舞爪。

“……又不是女孩子,凑合一下得了。”

“并不适用现在正在感冒的人,”叶修服气,探过身在副驾驶位前的储存箱里拿出药给许博远,然后发动汽车,“你还真想发烧啊?”

许博远一耸肩,忽然意识到:“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宿舍停热水?”

叶修洋洋得意:“你们校讯通发了,通知‘家长’准时领‘孩子’回家。”

他特地强调了一下“家长”和“孩子”,许博远眨巴眼,撇过脸看窗外,耳尖开始泛红。

“我家太后把校讯通转到你手机上了?”车正经过民国小别墅区,青砖红瓦飞速掠过眼前。橘黄路灯下蹲着只金毛,它主人正试图把它和路灯杆分开。许博远看着觉得好笑,心里却像被堵住一样,朦朦胧胧得,像有触动,又什么都抓不住。

叶修“嗯”了一声,接着说:“他们说自己到处飞,万一有什么急事也赶不回来,让我帮忙看着你。”

说完这话,叶修有点后悔。其实在叶修看来,父母常年外出做生意,疏于照料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并没什么益处,也不知道许博远介不介意,反正他并不赞成许家父母的做法。不过自己爸妈是和他们是隔着七拐八弯的同学关系,自家爸妈吩咐过他,他正好被导师丢来广州蹲剧组,又是许博远的传媒课辅导,帮忙也是顺水推舟的人情。

出乎叶修意料的是,许博远似乎没有什么失落或者不满的情绪,可能是习惯父母这样做了,他只是点了下头,随口“哦”地应一声。

“我就是一包裹,”许博远看叶修若有所思地沉默,主动打破僵局,“他们出门,‘喀’给我盖个印,然后再快递给谁保管。这大概就是共享儿子吧!”

叶修听着觉得他语气完全没有芥蒂,反倒是乐于调侃这件事,这才放下心。“哈哈,不会想他们吗?”叶修好奇。

许博远偏过脸,朝叶修笑笑:“小的时候会,大了就理解了,生计重要嘛。再说也知道他们爱我,重要的场合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比如我的成人礼之类的。”又转过头去看窗外,世界倒映在他的黑眼睛里,闪烁着想探寻一切的光芒。

叶修有点被感染,他想,至少许家父母没给孩子啥坏影响,他自己还是一不称职的儿子,也没资格批评人家父母什么。许博远自由生长得挺好,早早懂事,做什么都有自己的一套,足够的空间也养成了他追求独立和自主的性格。叶修这就顺势想到这孩子不愿意告诉他宿舍停热水的事,哪怕明知自己不去叶修这儿就要洗冷水澡。

叶修借看左视镜的机会顺便看了眼许博远被橘黄灯光柔和得那半张脸,那里好像预留了写下“认真”和“执着”两个标签的位置,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听歌吗?”叶修问。

许博远登时来劲:“听听听,我给你鉴定一下你的音乐品味。”

叶修满脸“……”,给你听还蹬鼻子上脸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吐槽归吐槽,CD还是要播。



/ Bittersweet Strawberry, Marshmallow, Butterscotch
苦的甜的草莓 棉花软糖 黄油硬糖

Polar Bear, Cashew, Dixieland, Phosphate, Chocolate
北极熊 腰果 爵士乐 汽水 巧克力

……

I want to go to Marz, you'll meet the Gold Dust Twins tonight

我想去火星,我们在金色双子星见面

You'll get your heart's desire, I will meet you under the lights

带上心里的憧憬,我会在星光下等你 /




许博远跟着音乐轻轻用手指点着拍子,叶修悄无声息地摇头微笑。

会拼尽一切向别人证明自己已经可以独自处理任何事,证明自己已经长大成人,证明不在需要父母长辈已经可以征服天空,这才是青春期。叶修心里明镜敞亮,这只捡来的狼崽子已经选择好了前方的风雨,虽然走得离窝还不够远,但已经跌跌撞撞地走了。

叶修租得房子不大,是一间独立的公寓,一厅两房,一间是叶修的书房,一间是卧室。许博远把书包脱在沙发上,被叶修赶鸡仔似得赶去浴室洗澡。热水熏晕了他本就被感冒折腾得不清醒的脑子,他换上绒毛拖鞋,慢悠悠地挪进布艺沙发里。

叶修洗澡出来看见坐在沙发上小鸡啄米式瞌睡的许博远,带着一身水汽味胡撸了一把许博远的脑袋。“困了就别写了,要不我给你放个电影,熏陶熏陶你艺术细胞?正好回头给我写个影评作业。”

许博远求之不得,点头坐直。

叶修特地选了部二十分钟左右的短片,法国文艺片《红气球》,讲一个小男孩和气球的不解之缘。许博远没有认真看,反倒有点心猿意马。

废话,暗恋对象葛优瘫在你旁边,不用凑近都能闻到他身上混着水汽的沐浴液香味。许博远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能坐怀不乱那叫真牛逼。叶修好像半点没察觉,他时不时还向许博远解释一下拍摄手法和影片内涵。不过学生没在认真听课,他倒是看出来了。叶修以为许博远是困了,起身说要给他热杯牛奶。

许博远没拦他,因为知道叶修一般要去做什么,别人是拦不住的,无论是给年轻的房客热一杯牛奶还是他还在计划中的对拍先锋电影的执着。

很快牛奶来了,许博远小心地啜了一口,再抬起头唇边还是已经粘了一圈白沫。叶修不加掩饰地笑了,许博远登时感觉这在暗恋对象面前很丢脸。进退两难,还让他接下来准备说得话大打折扣。他纠结了一会,还是伸出舌头舔掉了唇边的一圈“白胡子”,强撑着睡意对叶修说:“其实……师兄,我还有两个月就18了,今天这样的小事能处理好,你不用特地来接我的。我也会觉得很没面子啊,哈哈!”

不要把我当成孩子啊,尤其是你啊,特别是你,叶修。许博远心里反复嚼着这个想法。


叶修一怔,没想到许博远会如此坦率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突然想起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的小沐橙,他们的小妹妹,她迅速地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然后有天告诉他,自己谈恋爱了。那个时候的感觉和现在一样吗?叶修想。有点像,又有点不同,叶修自己说不上来,被情绪击中的瞬间感觉是复杂的,难以解构。

叶修刚想赶紧回答许博远,却看见这个少年已经握着牛奶杯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笑起来,轻轻把牛奶杯抽走放在茶几上,将许博远抱起放在卧室床上。许博远一沾到被子,就本能地把自己裹成一团,嘴里嘟囔着“唔该,老豆。(多谢,老爸)”

叶修嗤笑,站起来走到房门边,摁掉了灯的开关。“晚安,乖仔。”

没把你当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所以赶紧长大吧,远仔。叶修走向书房,对于他而言,一天的学习还没有结束,出来实习的大四生也有让人头疼的作业量。

许博远在黑暗里翻了个身,他倒是做了个好梦,梦见自己酷酷地蹲在四合院里一堵墙下,压棒球帽配细框墨镜,黑衬衫搭破洞浅色牛仔裤,脚下是白色椰子鞋,身后是朱红色的墙。他手里捧着星巴克的外带纸杯,鼻梁上还架一副墨镜,一直盯着咖啡杯看,一动不动。身边很快又蹲下了一个熟悉的人,是叶修。叶修随手朝他头上反扣了一顶鸭舌帽,他笑着锤了叶修一拳,没用力。照耀他的是清早恰当好处的晨光,他和叶修亲密无间。



End




首先祝可子很久很久以前生日快乐!然后祝这个大可爱新春快乐!也给大家都拜个早年😘

既然是校园,肯定要有点成长的烦恼对不对,比如作业啊初恋啊成绩啊对伐对!

这里是假如许博远在成长时遇见了叶修,老叶离家出走见世界见得早,心智也比同龄人更成熟,所以也许在青春期的阿远面前是一座灯塔吧!虽然在荣耀世界里也一样是XD

一定要记得听BGM啊!!!可好听了!!!

标题的意思就是粤语的今天没有热水供应,全是我对学校宿舍,冬天停热水夏天停空调的怨念🙃





















评论(4)
热度(398)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