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翔】包荣兴从来天不怕地不怕

昨天的生贺,刚写完😭
还是很爱包子,很爱这对极圈cp。
=

“还是不要了吧……”包荣兴抬头,暼了暼看上去几乎高耸入云的跳楼机,复又低下头,“这个好高!”

孙翔哈哈大笑,逮住机会嘲讽道:“包荣兴你怕了?没想到你长这么大的个子,竟然怕高!”

包荣兴不置可否,闻言倒是不坚持,笑笑说:“没玩过,你想玩我就陪你啊!”

“……”孙翔挠挠头,心中有些打退堂鼓。包荣兴见他犹豫,立刻体贴道:“不用为我考虑这么多!我没事的!陪你!”

说罢,他大掌一挥,揽住孙翔的肩膀,将人往排队人群中带去。孙翔试着挣扎了两下,奈何包荣兴力道奇大,根本挣脱不过,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有许多人排在了他们后面,这下想走都出不去了。

坐上跳楼机,扣好安全带,孙翔脸色开始发白,他扭头看向邻座,方才还试图拒绝的包荣兴一脸云淡风轻,见他望来,还笑眯眯地对他做了个单眼wink。

孙翔气愤,然而随即大脑随着飞速的升高与下降变得一片空白,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了,头还靠着包荣兴的肩膀。

包荣兴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他下意识接过,才发现手和脚都在抖。

“……不许笑!”他瞪眼威胁包荣兴,威慑力不大,倒像只受了伤还要虚张声势的猫。包荣兴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没等发声,孙翔就又软绵绵地吼他:“不许讲话!”

他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孙翔见包荣兴一声不吭,心中反而生出一丝淡淡的不爽,于是问道:“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包荣兴倒是毫不在意他的不讲理,见自己被解了禁言,当即兴冲冲地答道:“我在想,我们刚刚坐的是跳楼机,算是殉情了吧!太酷了!”

孙翔翻了个白眼,冷冷道:“你还是闭嘴吧。”

包荣兴被他凶惯了,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让孙翔的脸由白变黑。他挺喜欢包荣兴的性格,对着自己的时候永远一派欢喜与纵容,但越是这样,他又越是不高兴,总想拿难听的话刺他。

可包荣兴照单全收,并不介意。这就让他更生气了。

“休息好啦?”包荣兴拿出地图给孙翔看,“下一个去哪?要不鬼屋吧!”

孙翔闻言牙疼,又不肯示弱,咬咬牙道:“走!”

一路上,包荣兴充分表现了自己的口才,讲起了自己小时候就听说的灵异故事。他说故事的本领一流,讲解绘声绘色,又诚恳异常,让人不得不信。孙翔最怕鬼,此时一边紧张,一边恨恨地想,妈的这傻逼跟黄少天PK不知道谁输谁赢,从前看场子不是靠拳头而是靠一张嘴吧?

刚讲完地缚灵,两人便到了鬼屋门口。包荣兴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孙翔的手,叮嘱道:“知道你不害怕,但是里面黑容易摔,还是拉紧我比较好。”

孙翔面无表情,抬腿便往里走,手上却拉得越发紧了。

然而意料之外,跟包荣兴一起逛鬼屋太喜感了……

这货的脑袋中此类知识储备堪称渊博,每暼到一只“鬼”的影子,便开始科普类别,还给人家强行划分星座、激情速配。一时间,鬼屋内魂飞鬼跳,孙翔不但不害怕了,甚至还有些想笑。

出了鬼屋,两人紧握的手也忘了松开。

这游乐园中,到处都是孙翔的死穴,反观包荣兴,简直刀枪不入。孙翔找不到机会扳回一城,一路上都有些烦躁。

恰逢入夜,游乐园惯例花车游行,游人在他们身边越聚越多,一不留神,两人便被汹涌的人群冲散了。

花车转了一个弯,饶是两人的身高制霸游乐园,眼下踮起脚来也找不到对方的踪影。孙翔左右张望,却不见包荣兴那一头显眼的金发,想要掏出手机打电话,却想起手机在包荣兴的背包里。

直到游行队伍散去,他也没能找到包荣兴。

夜色渐深,游客渐稀,孙翔站在原地等了片刻还是不见人,只好碰运气地往其中一个出口走去——这游乐场连出口都有四个。

忽然,他的耳边传来快跑的脚步声,随即便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他不用回头,便直接叫道:“包荣兴你这个傻逼,这么大了都能走丢!”

他在包荣兴面前总是能肆无忌惮地恶人先告状,从不担心对方会生气。然而此刻对方异常沉默,让他也禁不住心虚。

“喂……”他想挣开包荣兴的怀抱,看看这人究竟怎么了,却又一次没有挣开。

好他妈丢人。

他投降,拍拍金毛大狗狗的手,低声问道:“怎么啦?”

包荣兴把脑袋往他的颈窝蹭了蹭,闷闷道:“还以为找不到你了,吓死我了……”

孙翔一愣,而后有些得意,酝酿了一天的小小郁结也随之消散无踪。

诶,这个人,也不是什么都不怕嘛。

-End-

评论(23)
热度(158)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