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出师未捷

一过年就想写叶叶醉酒……

=


叶修和蓝河吵架了。


确切来说,是叶修单方面对蓝河生气,开展思想教育工作,蓝河同学秉持着绝不还口的原则怂怂点头认错……


于是叶修更生气了。


前几天他出差,恰好蓝河工作忽然忙了起来,通宵、不按时吃饭、抽烟这些事情干得不少,等忙完之后,放松下来的人还是生病了。


叶修回来之后气得不得了。前几日蓝河病恹恹的,他一门心思都放在照顾病号身上,如今人终于好利索了,叶修便开始跟他算起了账。


可现在,他也不好冷着一张脸,饭桌对面是第一次同他正式见面的蓝河好友,蓝溪阁五大高手在此刻凑了个全。蓝河皮皮跟他咬耳朵:“叶神高抬贵手啊,给你男人留点面子。”


叶修正气凛然地暼了他一眼,一副跟你不熟的姿态,转身对着蓝溪阁的高玩们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


蓝河牙根一疼,叶修的眼神明摆着写着:这事儿没完,回家继续算账。


然而这一切都毁在了最后的一个环节。


都跟大神打过交道的四个人互相一对视,笔言飞叫了几瓶酒,几个人一同举杯,没提半点游戏,春易老由衷道:“兄弟们希望你们俩好好的。”


蓝河一个没看住,叶修就把这杯酒干了。


他其实没见过叶修喝酒,只是听闻陈果八卦,说叶神一杯就倒,干脆利落,酒品极佳,叶修当时也在场,极力挽回自己的尊严,辩解明明是三杯。


从此他就多了个常识——绝不能让叶修喝酒。饭局散后,他紧张问道:“你没事吧?”


叶修神色冷冷,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


蓝河心想,得,他还真是没事,有事的还是自己。


回家的路上,蓝河一直揪着一颗心,怕这位大神在车上就睡着了,然而叶修十分争气,清醒地进了家门。


蓝河松了一口气,一边拿换洗衣服一边道:“头痛不痛,你先去洗澡?”


没人答话。他抬起头,看到……


叶修正在他面前冲着他笑。


蓝河吓了一跳,脱口而出:“我靠,大哥你喝傻了?”


叶修也不介意,继续笑,蓝河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去捏他的脸,蹂躏完了,被他一口咬住了手指。


“不生气啦?”蓝河叹为观止,心存侥幸,“过来抱抱?”


说完,叶修一整只便扑了过来。


蓝河心中狂笑,确定这人是真的喝高了。


他拍拍叶修,过去亲了人一口。他想着方才叶修装出来的那副冷淡模样,又上下其手了半天,叶修也不反抗,乖乖任摸,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蓝河找回了场子,满意问道:“洗澡去吗?”


叶修点点头,摊手,用脚尖勾了勾蓝河,明摆着要撒娇,让他给自己脱衣服。


蓝河被萌得想尖叫,却还是强作镇定,同他谈起了条件:“我帮你洗澡,你不许再生气了,怎么样?”


叶修毫不知晓现实的黑暗,在恶势力蓝河的诱导下,欣然同意。


他再有意识的时候,便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睁眼时,蓝河恰好端回来一杯蜂蜜水,见他清醒,立刻笑着问:“醒了?”


他点点头,喝完一杯水,又听蓝河憋着笑问:“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叶修呆了半晌,把杯子塞回蓝河手中,钻回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裹成了一个球。

评论(133)
热度(1027)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