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有钱有闲有爱人,能吃能喝能干架

干架是指妖精打架w

大家初五快乐,祝大家拿红包拿到手软,不干活财源广进。

=

蓝河同叶修来到B市的这天,首都刚好下起了鹅毛大雪。


来接机的是叶秋,蓝河也是第一次见这位同自己男朋友长得一模一样、年龄又比自己大的弟弟,原本紧张得不得了,却见兄弟两人见面就礼尚往来,热情互喷垃圾话,年龄瞬间回归八岁,他在一旁偷偷捡笑,慢慢也就放松了下来。


“远哥,”叶修见他只看热闹,十分不满,“太不厚道了吧?由着别人欺负我啊?”


叶秋被他这副装可怜的姿态噎得受不了,立刻也冲蓝河摆出一副无奈表情,道:“姐夫,真是委屈你了。”


“姐夫”两个字被他咬得格外重,蓝河听到他的称呼,险些咬到舌头,两秒过后又觉得十分带感,便冲着叶秋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归家路上,叶秋充当司机,叶修同蓝河坐在后座,见人一直扭头看窗外,便凑过去跟他一起往外望。“看什么呢?”


岂料,蓝河转回头来,两眼亮晶晶,若不是叶秋在前方再加上车顶限制,叶修觉得他都能跳起来。


“好大的雪!”蓝河小声说,热泪盈眶。


“噗……”叶修与前方偷听的叶秋同时笑喷,叶修摸摸蓝河的头,开口语气诱哄:“等到家,哥带你见见世面去。”


蓝河超兴奋,一脸崇高敬意,看着叶修使劲点头。


正在开车的叶秋忽然觉得他哥的表情很熟悉,顿时又对蓝河生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感慨。


离叶修家越来越近,蓝河心中警觉,也不看雪了,在车中正襟危坐。叶修又凑过去,前前后后地打量起来,蓝河紧张问道:“我哪里不合适吗。”


叶修认真答:“不,你够帅了蓝河大大,我找定身符呢,看看贴哪儿了,帮你揭下去!”


“滚……”蓝河骂了他一句,忽觉镇定了不少。


叶秋给蓝河比了个赞。




其实叶修完全不担心自己爸妈对蓝河的印象如何。


他只从游戏中认识蓝河时,便在脑海中勾勒过这人的具体模样——待人有礼,乐于助人,社会责任感极强,身上有某种古板的剑客侠义,又不至于让人觉得过火;若是这样可能稍嫌死板,偏偏这人还有一肚子坏水,打击“敌人”时绝不手软,当然对他又是不同寻常……


瞎紧张什么啊,叶修想。这样的人设,不是最讨中老年人的喜欢吗……


果然,他爸妈见到蓝河,立刻眉目舒畅,听蓝河拜了年,便直接给了两封大红包。蓝河手足无措地接了,叶修问:“我的呢?”


叶妈妈对他发出叶氏嘲讽,叶修委屈,没敢吭声。


初五是要吃饺子的。


蓝河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着实对包饺子没辙;作为一个与叶修不相上下的宅男,也着实没有能让他露一手的厨艺。叶修曾经一针见血地点评过:蓝河啊?饶了我吧,别让他做饭,他泡面都没我泡得好吃。


叶家妈妈看蓝河试图力所能及地帮忙,连忙吩咐下去:“叶修!带小远和你弟出去玩!”


一如叶修小时候的模样。


蓝河出门之前,特地换了一身抗冻的装备,跟在叶修后面出门玩雪,激动地发起了朋友圈。叶修实力要求出镜,被蓝河拍进去了一只手。


叶修立刻抢他弟的手机去回:这谁的手,这么帅!


蓝河没有回复,因为他已经在雪地里尽情扑腾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叶修口中的“见见世面”,是他和弟弟联手,分分钟教自己做人。


在他蹲在地上认认真真团雪团,试图把雪压得更紧实的时候,孤军奋战的蓝河骤然遇袭。


“我……靠!”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他的声音就被冻住了——叶修从雪地里抓起一把雪,直接灌进了他对象的衣领中。


蓝河哪经历过这种阵仗,立刻蒙了,还没待缓过来,迎面又被一兜雪泼中——来自叶秋。


蓝河彻底傻掉,听到叶修“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再一看兄弟两人,围巾裹得严严实实,是自己没经验,输了。


他怒火中烧,终于领略了打雪仗的真谛——有团雪球的时间已经够叶修打出好几场完胜——便随手抓了一把雪,就要朝还蹲在地上笑的叶修反击。


“蓝团,”叶修忽然正色,“听指挥!”


诶?


蓝河放下想要行凶的手,不由自主地听起了叶修的话。叶领队淡淡一笑,大有指点河山的气魄,沉声道:“跟着我走,集火傻弟弟!”


可怜的叶秋惨遭反水,被按在了冰凉的雪地里摩擦。于是几人回屋时,叶妈妈见到大儿子一脸嘚瑟,全身干爽整洁,小儿子和蓝河却湿漉漉一身,气得把叶修教育了一通,并罚他去煮饺子。


蓝河换好衣服,溜去厨房看叶修煮烧水。叶修问他:“好玩吗?”


被卖了之后又免费充军的地主家傻儿媳欢快点头,叶修凑过去在他嘴上啄了一下,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玩。”


蓝河立刻警觉地左右环视,生怕被其他人看到,叶修坏笑,端起一盖帘圆滚滚的饺子,边下边道:“待会儿还有更刺激的,我妈包的饺子里面都有东西,看你能不能吃到枣和栗子。”


“我去……”蓝河眼神惊悚,“说不定是你吃到!”


叶修气定神闲,回道:“没问题啊,那你努努力。”


蓝河也不太清楚,这跟他自己努力有什么联系,但吃晚饭时他一直绷着神经,直到饺子被扫荡干净,他才反应过来。


——叶修家的饺子是三鲜馅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包……


彼时叶修已经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笑着打滚,认错道:“我错了,没想到你这么在意,下次一定让我妈包进去,绝对给你吃到。”


他说完,就一脸美滋滋地等蓝河怼他,可等了半天,都没人搭理他。他连忙起身一看,见行李收拾到一半的蓝河捧着他爸妈给的红包,坐在地上发呆。


“醒醒。”他爬到床边,拍拍蓝河的脸蛋,“老蓝?”


蓝河如梦初醒,颤抖着声音叫道:“叶修!”


叶修摸了摸他的头。


“我这辈子收到的红包,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多!”蓝河捏着厚厚的一沓钱,求助地看叶修。叶修笑,安慰道:“给你你就拿着吧,我都没红包,你也没彩礼,不能便宜了我爸妈。”


蓝河又傻兮兮地发了会儿呆,之后又傻兮兮地笑,梦游一般道:“感觉像是我的卖身钱。”


叶修闻言把人拉到了床上,撑着头看他,笑着道:“你说的啊,我这可不给办理退货。”


蓝河继续笑,终于乐够了之后冲着叶修摊手道:“你的红包呢?给了我考虑下!”


叶修哪里准备了什么红包,心念一动,俯下身去,给了他一个吻。


“恭喜发财,万事如意,远哥要一直爱我啊!”


耳鬓厮磨,蓝河怦然心动,只觉他这句话比一句“我爱你”还要动听,他的爱人向他索取承诺,要求他永远爱自己。


蓝河捂住脸,暗道完了完了,叶修却不依不饶,一直问道:“远哥我的红包呢?”


他烦不胜烦,猛地起身,把叶修反压在身下,咬上了他的唇。




======

以下是噜噜要求的彩蛋(恶搞),一开始觉得太傻屌太好笑,就删了(°ー°〃)


蓝河继续笑,终于乐够了之后冲着叶修摊手道:“你的红包呢?给了我考虑下!”


叶修哪里准备了什么红包,心念一动,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你找到自己来拿啊。”


蓝河闻言直起身,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气鼓鼓问:“在哪里?”


“你好好找找啊。”叶修噘嘴。


蓝河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叶修一番,只见裤裆处鼓起一块,顿时小声骂道:“我操……”


“用嘴来拿呗。”叶修刚好在此时道。


蓝河惊呆了,抬头去看叶修,却见他笑意盈盈,目光缱绻,拒绝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算了,他高兴就好。蓝河努力抛却羞耻心,顶着脸颊的热度,凑近叶修……


“靠……”叶修惊喘出声,“搞偷袭?”


“不是你要我用嘴拿?”蓝河脸红红,瞪他也没力度。


叶修太无辜,明明自己的意思是亲一下,还不让自己硬一下吗……但他这话没说出口,只是摸摸蓝河的头,鼓励道:


“继续。”

评论(128)
热度(889)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