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众里寻他

随手改了改前文,又往后写了几句。

创作时间分别为15,16,18年的上元节。17年在做什么我也忘了……

努力坚持年更,这么坑就不打tag了。

=


最后一片晚霞消失在天际,叶修心中颇有些不舍,方才天空艳丽的颜色与在自己身后穷追半月的某人累到极处时脸颊泛起的嫣红十分相似,他遗憾地叹了口气,装作不经意地偏了偏头——

 

很好,那人还在。

 

此时夜色渐深,满城火树银花亮得分外热闹,叶修勾起唇笑了笑,被灯影笼罩出一片柔和神色,悠哉得全然看不出他正在逃命。

 

当然,说他逃命并不贴切。年三十的夜里,他从各大门派的围攻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而后便踏上了躲避追杀的旅途,到如今几乎所有人都被甩得干干净净,除了身后那个傻傻跟了自己一路,现下满脸疲态的青年。

 

小青年名叫蓝河,是蓝溪阁门下五大高手之一,近些日子与叶修打了不少交道,两人已是熟得不能再熟,此番一个光明正大地躲,一个躲躲藏藏地追,倒是让这次旅途增添了不少情趣。

 

叶修又笑了笑,暗道自己也称得上是用心良苦,光就谋算着如何甩脱所有人单吊着他一人跟来就花了不少心思,合该让这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半分也不敢偏离。

 

蓝河远没有对方那么自在。他跟了整整半个月,叶修吃饭时他在一边看,赶路时他在后面追,饿了就匆匆忙忙啃点干粮,没等吃饱又接着盯梢,怎一个“心力交瘁”了得。有时候他觉得叶修是在溜自己玩儿,要不怎么追杀的人只剩自己一个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荒谬——谁会浪费半个月的时间玩这种游戏啊。

 

他咬了咬有些干裂的嘴唇,恨恨想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就是十五了,看你往哪跑!

 

然而再一想他就凌乱了,躲不过又能怎么样,他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打不赢叶修的……所以他跟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什么啊?!

 

接着跟是徒劳,不跟又是前功尽弃,就在蓝河一脸茫然摇摆不定的时候,他忽然撞到了前方的人。

 

“抱歉抱歉……”他连忙小心翼翼赔不是,一抬头却愣在了原地。

 

“叶、叶修?!”

 

追了许久的人忽然带着一脸笑意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第一反应竟然是想跑。

 

“别走啊蓝河,”叶修斜跨一步挡在他跟前,没安什么好心地说道,“跟了我这么些天也够辛苦的,这么多年追我的人属你最有毅力,哥不能罔顾你这番心意,刚好今日上元节,满街的年轻男女都在找对象,我就成全了你如何?”

 

蓝河闻言立刻暴走,用未出鞘的剑便捅他边吼道:“你要不要脸?这么想成全我,不如死给我看啊!”

 

他这一喊惊动了周围逛灯会的游客,眼看众人都盯着这边瞧,叶修大手揽过蓝河肩头,满脸歉意对着周围道:“跟我闹别扭呢,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善意地笑笑散去,蓝河在叶修怀里挣也挣不开,反倒闹了个大红脸。

 

叶修发话了:“听话,你看今晚月亮这么圆,赏个脸一起吃顿饭?”

 

蓝河顺着他的目光往天空望去,果然一轮满月皎皎生辉,下意识地便点了点头,半晌后才幡然醒悟——妈蛋啊!这跟吃饭有什么关系?

 

不过既然打不过,就只能服从。蓝河好几天没吃饱,一进酒楼就开始默默流口水,待菜上桌后更是吃得风卷残云一般,干裂的嘴唇不一会儿就抹上了亮晶晶的油光。叶修体贴地为他将茶满上,暗道这孩子不知是死心眼还是缺心眼,跟个人能把自己饿成这副德行还真是罕见。

 

他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蓝河聊天:“跟了我这么多天累不累?”

 

蓝河点点头,而后连忙咽下一口东坡肘子说道:“放心,我好得很,你甩不掉。”

 

叶修抿着嘴唇忍住得逞的表情,觉得这个年过得真是充实。

 

蓝河吃饱后便开始不领情了。

 

他摸着自己撑得鼓起的肚子,对比了一下两人悬殊的实力,懒洋洋地说了句“再见”便起身就走。这小白眼狼……叶修被他气笑了,结了帐赶紧朝他追了过去。

 

蓝河气宇轩昂地大步走出老远,将那人扔在身后便狠狠出了口心头恶气,一时飘飘然只觉吾乃绝世高手天下无敌。身旁宝马香车,衣香鬓影,蓝河眯着眼又望了望夜空中圆满的一轮月,忽然瞪大了眼睛——

 

卧槽!不对!老子是来追杀的啊!

 

他慌慌张张地转过身,没多久便发现五步之外,叶修正一脸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好像在嘲笑他究竟有多蠢。

 

然而那一瞬间,拥挤的人群仿佛都失了声没了踪影,天地间混沌未分,他所能看到的,也唯有那一个笑容而已。

 

蓝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纠结得愣在原地。叶修拨开人群向他走来,步履轻快,每一步却都好像清晰地踏在了蓝河的心头。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蓝河呆呆地数起叶修的脚步,看着这人最终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嘡!”蓝河后知后觉,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是拔剑,哪知剑刚拔出一半,叶修便迅速握住了他的手腕。

  

“我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粗暴,岂不煞风景?”叶修面上带笑,语带调侃,手上却使力,不容拒绝地将蓝河的剑收回了鞘。

 

两人的距离太近,蓝河别过头去,冷哼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你跟了我一路,我可是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和你说。”叶修笑得温柔,将宝剑为蓝河佩好,眯着眼睛欣赏了片刻,问道,“元宵佳节,不如赏个脸,咱们化敌为友。左右就这一晚,如何?”

  

蓝河犹豫不答,叶修就当他默认,自顾自继续说道:“那从现在开始,我们约法三章。”

  

“第一,我这么信任你,你可不能偷袭我。”

  

蓝河不置可否。 

  

“当然了,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可以偷跑。”

   

蓝河无语,明明是他来追叶修,现下想要落荒而逃的,又反而是自己。

  

“那么第三,”叶修笑眯眯地盯着蓝河,把后者盯得全身都僵硬起来,才慢悠悠说道,“放轻松,别这么紧张。”

 

蓝河可以转身离去或是就地同他拼个你死我活,却到底咬咬牙点了头,全当为了不辜负这良辰美景。

  

他们在人群中并肩而行,叶修怕走散,悄悄拉住了蓝河的衣袖。两人过惯了刀光剑影的生活,只觉此刻在花灯映照下的温情尤为难得,不由得希望这条路能更长一些。

  

叶修指着糖画摊子上的猴子,戳戳蓝河:“看,像你!”

 

蓝河生气,请摊主画了只熊,塞到叶修手中:“给,像你!”

 

叶修倒是很开心,举着竹签对着那只傻乎乎的熊认真看了半晌,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评价道:“好甜。”

 

怕蓝河不信,他又将糖画凑到蓝河的嘴边:“喏。”

 

蓝河下意识地重复了叶修的动作,待到甜味在口中化开才觉得不妥,慌乱之下去看对方,却见这人好像毫不在意,正兴致勃勃地看一旁的舞狮表演。人群欢呼,他的心情如同冲天又入地的长龙,这许多天的追逐,都没有此刻来的惊心动魄。就在这时,叶修转回头来找蓝河,刚好看到玉树临风的年轻剑客呆愣愣地盯着自己看。

  

他挑挑眉,分明是故意,将糖画凑到嘴边又舔了一口,果不其然看到对方脸色一僵,心中得意非常。

 

舞狮的队伍愈发热闹,人也越围越多,蓝河的手忽地被人握住,还没待他反应过来,那只手便微微使力,将蓝河往人群外拉。

 

是叶修的手紧握住他的手,肌肤相触,热度逃不出这一拢衣袖,将蓝河的手心煨得越来越烫,两人逆着人群而行,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挤了出去。

 

“没意思。”叶修如此评价方才自己观赏得津津有味的舞狮舞龙,抬手替蓝河理了理微乱的发,“带你去猜灯谜!”

 

满目琳琅花灯,自然要猜灯谜凑个热闹,于是两人并肩向前,叶修的手一直忘了松开,蓝河也许没留意,一路上也没有挣脱。



-明·年·见-

评论(33)
热度(181)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