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蓝河五次想欺负叶修,但五次都被亲了

出题人: 小天使@伊冯 

题目是这样的:想让可子写小蓝收床单的时候披脑袋上扮鬼去逗叶修,叶修以为他把床单当头纱披,然后嗷嗷的嘴唇就被亲亲了。

当然剧情被魔改啦~不要嫌弃!

以及曾经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用这个沙雕标题写文,但是世事难料,忽然觉得很合适23333

=


清晨五点,蓝河按掉已经响了二十分钟的闹钟,浑浑噩噩地坐起了身。

 

他揉了揉眼睛,而后望向身侧的床内——叶修全然不为所动,睡得一派安详,蓝河看过去时,他正好无意识地砸吧了两下嘴。

 

“喂,”蓝河打了个哈欠,伸手推他,“起床啦……”

 

叶修顺着他的力道翻了个身,卷走了原本有一半盖在他身上的被子,只留一个后背给他。

 

“……”蓝河被扯了被子,还没清醒过来,顿时有了起床气。半睡半醒之间,他一心想要报复这位不听话的小朋友,便整个人压了过去,骑在他的身上去挠他腰上的软肉。谁知,叶修忽然长臂一伸,方才还居高临下的蓝河立刻被拉了下来,跌进了他的怀里。叶修眼睛都没睁,精准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抖开被子兜住蓝河,揽住人美滋滋地继续睡了。

 

蓝河挣扎了两下,很快就放弃了,窝在叶修的颈窝困意铺天盖地回涌,圈住自己的人呼吸太过令人安心,没过两秒,他便也再一次睡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忽然惊醒的蓝河从床上跳了下来。

 

“快快快!卧槽叶修你再睡赶不上接新娘了!”蓝河大手一挥,直接把他的被子掀了,感受到些许寒意的人这才委屈坐起,而后盯着蓝河,指了指自己的脸。

 

“磨磨蹭蹭的,你弟结婚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蓝河跟他起急。

 

叶修也不说话,又执着地点了点自己的脸颊,蓝河没辙,只好弯腰凑了过去,就在他的嘴唇即将触碰到脸颊的前一刻,叶修迤迤然偏过头,蓝河的唇便刚好碰到了他的唇。

 

两人在一起时间不算短,多激烈的亲吻都有过,这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却让他莫名其妙地红了脸。叶修大神预判成功,时机拿捏得再好不过,终于心满意足地洗漱收拾去了。

 

着急出门,他们便只干啃了几块饼干。因是弟弟婚礼,蓝河早就打理好了今日穿着,两人一同凑在穿衣镜前换衣,眼神却都往对方在镜中的身影上飘。

 

两个打游戏的凑在一起,平日里的穿着自然以休闲舒适为主,此时换上相近款式的浅灰色西装。尽管为了不抢新郎风头,蓝河挑的衣服都挺低调,但此刻他们眼中都有藏不住的惊艳——给对方的。

 

叶修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蓝河见他发呆,便坏笑着悄悄靠近,想要发动忽然袭击。然而还没待他付诸实践,叶修却先一步抬起了手。

 

“呜……”蓝河被他捏住了两边脸颊,脸上的肉肉又被推了起来,刚想还击,叶修捏住了他的下巴,而后又是一个吻印在了唇上。

 

叶修揉揉他的头发,扯过挂着的领带,笑着道:“站好,给你打领带。”

 

蓝河立刻没了脾气,乖乖站好,任由叶修将领带绕过他的脖颈,像是在等待一个温暖的拥抱。叶修神情专注,修长的手指同游戏操作时一样灵活,没一会儿便打好了一个半温莎结。蓝河礼尚往来,认认真真地给他打了个一模一样的。叶修看着镜中并排而立的人影,心念一动,若有所思。

 

收拾妥当,两人兴致勃勃地出了门,蓝河开车,载着叶修跟叶秋汇合,又一同开往新娘家。

 

叶秋今日大喜,自然神采飞扬,俊俏更胜往日。他和叶修本就长得几乎一样,但蓝河投注在叶修身上的目光,怎么也移不开分毫。

 

叶修凑到他的耳边问他:“你盯着我看干嘛,是不是想亲我?”

 

蓝河瞪了他一眼,加快脚步上楼去看新娘子了。

 

接亲向来是一个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环节,女方的伴娘团百般刁难,男方亲友与伴郎团见招拆招。蓝河脸上的笑容收不住,同叶修一起帮着弟弟找新娘被藏起来的一只鞋,心想这个习俗大概是为了让男方多付出些辛苦,更深切的明白爱人得之不易,在今后漫长的一生里,都要好好珍惜今日牵手的这个人。

 

当年他追求叶修时,叶修答应得飞快,让准备好打持久战的自己猝不及防,愣在当场。他没有辛苦找过叶修的鞋子,但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决心。

 

我会一辈子都对叶修好的。他默默对自己说。

 

好不容易,大家找到了被伴娘藏在窗外的婚鞋,接下来又是对叶秋的考验,他需要把穿着婚纱戴着头纱的新娘从家里一路公主抱上车。

 

新娘家住在六楼。

 

只见叶秋稳稳抱起新娘,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下楼梯,怕摔到新娘,他也不敢走快,等到了一楼,人已经微微有些喘。

 

叶修偷偷看了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蓝河,面色凝重。

 

叶家在B市根基颇深,婚礼上自然宾客众多,叶修对这种热闹场合经历得多,向来不爱参与,但今天总有些不一样——每人脸上多多少少都带了祝福,叶修也由衷地为弟弟高兴。

 

也有年轻一辈的宾客认出叶修,很激动地找他合影,看到不远处穿着情侣装一般的蓝河愣了一下。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便很自然地介绍:“这是我爱人。”

 

表情同今日的新郎一样自豪。

 

叶修心情不错,在大家举杯时也跟着喝了一杯,待仪式结束时,人虽然没倒,却已经有些傻了。

 

叶妈妈连忙让蓝河把人带回去,蓝河乖乖答应了,等把叶修带上车,离开众人视线,他的狐狸尾巴才露了出来,兴奋地甩了又甩。

 

副驾驶位置上的叶修眉头微锁,往座椅上随意一瘫,醉后的人却意外的很性感。蓝河掏出手机开始疯狂拍照,等拍够了,他又伸手把人家的领带扯松,鬼迷心窍地用拇指去摩挲红润的嘴唇。

 

“嗷呜——”叶修忽然张开嘴,咬住蓝河作乱的手指,含在口中用舌尖舔过,又托住他的手,在手背上亲了亲。

 

蓝河被抓包,气急败坏,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正视前方发动车子,还意图栽赃。“叶修你喝多了,快把衣服穿穿好。”

 

叶修也不辩解,系上安全带便看着蓝河忍笑,笑着笑着,竟然靠着座椅睡了过去。四十分钟后他们到家,蓝河看着熟睡中的叶修陷入了沉思。

 

要叫他起来吗?

 

叫起来之前,要不要再欺负一下?

 

他这么想着,便忍不住伸出罪恶的手,想要报早上的捏脸之仇。然而手还未到,睡得好好的叶修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正无辜地歪头看蓝河。

 

“帮,帮你把扣子系好。”蓝河哭哭。

 

叶修一动不动地享受他的服务,扣子系好后,他抬手勾住蓝河的领带,将人拉了过来,趁着对方发懵,舌尖挑开唇齿,不容抗拒地扫荡掠夺。

 

等蓝河的呼吸在车内狭小的空间中乱得不像话,叶修才放开他,心满意足地跳下车,哪里还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蓝河只觉今天一天都十分憋屈,正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便看到走在前面的叶修回过头,冲他招呼道:“上来。”

 

“哪里?”蓝河不解。

 

叶修微微蹲下,道:“来啊,背你进去,给个机会啊……还是要我抱进去?”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问道:“你酒醒了没?”

 

“怎么,”叶修示意他上来,“不放心我?”

 

蓝河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跳了上去,在他背上趴好。要背起一个大男人也挺不容易,但好在两人就住在一楼,一路上没出什么意外,蓝河在家里平安着陆。

 

叶修喘着气,瘫在沙发上傻笑。

 

蓝河也跟着笑,忽然觉得不太好意思,扔下叶修,到阳台去收昨天洗好的床单。

 

叶修不依不饶,追过去道:“远哥,这是不是就算过门了啊?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蓝河刚把床单摘下来,被风糊了一脸,闻言也顾不上顶着一头白床单,扑过去想跟叶修同归于尽。叶修躲过攻击,把人圈在怀中制服,笑着道:“新娘头纱都戴好了?”

 

“滚滚滚,”蓝河作势咬他,“你才是新娘子,哥哥一辈子对你负责。”

 

叶修笑得更厉害了,扯过床单往自己头上一披,道:“没问题,说好了啊。”

 

蓝河被他笑得恍了神,心跳得厉害。叶修眨眨眼,问他:

 

“那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该亲吻新娘了?”




-End-


是的,以及接下来麻烦叶哥自己送入洞房一下。

评论(92)
热度(936)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