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点头之交

卡点赶上了!虽然归档写着3.28但是我真的是昨天发的QAQ

 @我就看看 生日快乐!!!

写了分手+失忆这种狗血梗,希望你能喜欢,也希望我没有写太雷。

=


叶修是被馋人的香气勾醒的。

 

他撑起身子,瞥见窗外日头正西沉,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再回过头时,便看到蓝河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手中还端着一碗汤。

 

“呦,小蓝少侠。”他对自己伤后的生活挺满意,笑着在榻上坐好,“麻烦你了。”

 

虽然嘴上说得客套,叶修却毫无麻烦人的自觉,蓝河在他的身后垫了一个软垫,用汤羹舀着香气四溢的鸡汤凑到他嘴边,他便心安理得地张开嘴。

 

入口温热,正是凉得刚刚好。

 

蓝河待他极好,几乎无可挑剔,可叶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好。他专注地看低垂着眼舀汤的蓝河,对方神情认真,却自打进屋以来便没说过话,同这几日的沉默如出一辙。

 

是了,小蓝少侠哪里都好,就是太过沉闷,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

 

于是叶修免不了自寻乐趣,他吃下一口汤,砸吧两下嘴,忽地皱起眉头,“嘶”了一口气道:“头好疼。”

 

蓝河连忙把碗往桌上一撂,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他的额头,紧张道:“怎么个疼法?”

 

手心温热,叶修的头贴上这片温暖,忽然心中一颤,仿佛有什么东西叫嚣着破土而出。这下头倒真的隐隐作痛了,连带着身上的伤也跟着一起疼,他挣扎着抬起受伤的手臂,捉住蓝河落在他头顶的那只手,哑着声音问道:“我以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蓝河如被烫到般迅速缩回手,又立刻意识到自己所为不甚妥当,只好掩饰一般地帮叶修拉了拉被子。

 

“我从前同你不太熟。”他面色无波。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去收拾碗筷,只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叶修的房间。

 

这是叶修清醒后的第三天。

 

他所有的记忆开始于三日前,身上的疼痛催他清醒,他好不容易睁开眼,便对上了一双失魂落魄的眼眸。那双眼睛的主人起初还愣着,待他终于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哼声,才惊喜地扑了过来。

 

他以前的事情全都记不得了,可他绝不会记错,那时的青年眼中明明有水光闪动。

 

青年名叫蓝河,据他所言,他们曾有过一面之缘,算是认得,此番叶修受伤,自会帮衬一二。但叶修没想到,这个与自己仅是点头之交的蓝少侠竟将自己照顾得如此周到,只是醒来的那惊鸿一瞥后,他就再没有见过对方脸上出现如此生动的神情了。

 

暮色四合,叶修躺在榻上,忽见隔壁的灯亮了起来。他忍着身上疼痛,勉力支起身子,一步一步蹭到窗前,只见一个身影凭窗而立,不是蓝河又是谁。

 

那身影许久未动,叶修盯着他,只觉心中盈满酸涩。这几天他承蒙蓝河照顾,患难间更知人心可贵,他看得出小蓝少侠心中郁结,自然也无法好过。

 

他这么想着,行动比念头更快,一声“哎呦”便已然叫了出来。蓝河的动作更快,方才似乎还是石像一般的人身形一动,下一瞬,人便出现在了叶修的房门口。

 

“怎么不在榻上好好待着?你这人就不能老实一会儿吗?”蓝河一推门便急了,顾不得耐心,一番责难脱口而出。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牵动伤处,却望着他凶巴巴的脸龇牙笑,“蓝你别总念我啦。”

 

话音刚落,房间内便沉默了下来,蓝河火气还未灭,此刻一惊,表情一时间混乱得有些可笑。叶修敛目,神色看不清深浅,再睁开眼时,他语气如常。“蓝少侠,来扶我一把呗。”

 

蓝河又变得沉默,叶修也没再逗他,默契地没说话,目送他最后落荒而逃。

 

叶修累极,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眼前尽是蓝河凶起他来理所当然的一张脸。他恍然发觉,自己这些天一切可恶找茬行径的来源,竟都是想看到蓝河这样的表情。如今得偿所愿,胸口隐隐发痛,他放缓呼吸,努力分辨也仍然不知,这是心痛还是心动。

 

又过了几日,叶修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仗着底子好,总要溜出房间吹吹风、晒晒太阳。这下蓝河见到他的时间就更多了,每每想避开,却又听他喊这里疼、那里也痛。

 

蓝河是真的十分无奈。

 

那日叶修与他分别,他心中不忿,一路追着过去,没等当面问个清楚,却看到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怎么也料不到会有此变故,顿时双手都发颤,嘴唇被自己在无意识间咬得鲜血淋漓,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背着昏迷不醒的叶修回了家。

 

没想到叶修醒来,前尘尽忘。

 

这样也好,蓝河谎称两人不熟,正好免去了彼此尴尬——毕竟叶修受伤前,亲口同他说过要分开。

 

“蓝少侠,”彼时叶修唤他就如今日一样疏离,嘴角含了漫不经心的笑,目光却透着冷,“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是我背誓,还请往后不要纠缠。”

 

两人门派对立,确非良配,但蓝河从震惊中缓过神,怎么也不信叶修要同自己分手。他固执地想要个说法,如今却无论如何也讨不到了。

 

叶修把他忘了。

 

正发呆,不远处传来“咚”的一声,是隔壁人家果实累累的桃树不堪重负,一颗又大又红的桃子坠落在地,正好掉在正晒太阳的叶修身旁。叶修被这硕大果实发出的声音吓得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觉得有趣,伸手就要去够,一旁的蓝河转头看到此景,忽然飞身扑了过来。

 

“啪!”叶修手背遭袭,被结结实实地拍了一下,顿时又懵了,只见蓝河一脚踢走桃子,冲他怒吼:“什么都想摸,不知道自己碰了会起疹子吗!旧伤没好利索,还嫌不够惨吗!”

 

叶修委屈地揉揉手,低眉顺目,老实答道:“还真不知道。”

 

“……”蓝河没话说,准备同那颗圆溜溜的桃子一起滚远,脚下刚迈开,便又听叶修叫唤:“好疼啊,手要被你拍断了。”

 

他觉得愧疚,低着头蹭过来去看叶修的手,刚拾起叶修的手,却感受到了对方手上的力道,下一刻,他的手已经被牢牢攥住。

 

叶修看着他,忽然开口唤他:“蓝河。”

 

蓝河抬起头,便对上他蓄满不知名情绪的一双眼,仿佛天空瞬间盛满水汽,风一动便会降下大雨来。

 

“我喜欢你。”叶修如是说。

 

蓝河大骇,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中被淋得狼狈。他神情恍惚,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叶修没了近日的无害,紧紧盯着他,如同盯住一只无处可逃的猎物。他问:“蓝少侠,一面之缘,你就知道我碰不得桃子?”

 

蓝河支支吾吾道:“碰、碰巧那次就见到了。”

 

“是么?”叶修微微一笑,手上的力道更紧了些,“你做的饭菜很合我胃口,连衣服都是正合身,我怎么没看出来,蓝少侠同我的体型一模一样?”

 

蓝河咬住唇,不说话了。

 

叶修叹了口气,捉住他手的动作改为握,望着蓝河问道:“你说这些谎话,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认识很久了罢,你又为何要骗我?”

 

“没有……”蓝河心慌意乱,还在抵死挣扎。

 

叶修将人拉近了些,安慰道:“好,你没有,我们从前不熟,但现在已经很熟悉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蓝河彻底呆住。

 

他绝没有想到,叶修在失忆之后,再度对他表白心迹,想要和他在一起。他记不得从前的事,那么之前的分手是否算不得什么,他是否也能……

 

沉默片刻,叶修犹豫地想要环住他,蓝河却倏然从自己编织的美梦中惊醒,一把将他推开。

 

没全好的伤口疼了一下,蓝河看着脸色发白的叶修想要上前查看,却生生顿住了脚步。相距只有几步,叶修却觉得眼前的蓝河异常陌生——不是这些天来的沉默,也并非被他烦到极处的气急败坏,向来心软的青年眼中狠厉而决绝,望着叶修一字一句说道:

 

“叶大侠想知道过去的事情,我便全都告诉你。”

 

叶修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你我的确相识已久,瞒你不过是因为……你先前清清楚楚说过,并不想再见到我。”叶修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到蓝河嘴角勾出一个嘲讽又虚弱的笑容,“叶大侠不必顾及这几日的恩情,也别错看了自己的心意,伤好之后便快走罢。”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仿佛终究从自作的茧中脱困,要走向再没有叶修的路上去。叶修头痛欲裂,没力气拦他,全身脱力,轻飘飘地瘫坐在地上。

 

“咚!”

 

又一颗桃子砸了下来,咕噜噜滚到了他的手边,再没有蓝河紧张兮兮地扑过来,将它一脚踢开。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一日过后,叶修浑浑噩噩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躺在屋内的榻上。他连忙支起头,一眼便看到蓝河俯在案上,看起来像是睡熟了。

 

他忽然想到上一次自己清醒时,不小心瞥见的、蓝河眼中的泪光,原来失而复得、喜中掺忧,是真的足以让人落泪。

 

“蓝……”他的声音嘶哑又微弱,睡着的蓝河却立刻惊醒,连忙起身奔到榻前。

 

蓝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叶修心中急切,咳了两下,他便想跑去端水。

 

“等等!”叶修抓住他的手,“先听我把话说完。”

 

蓝河停下脚步,茫然看他。

 

叶修抬起手,抚上他的长发,道:“你明明已经走了,又折回来看我,怎么这样傻?那天也是,我说了同你分开,你还跟了我一路,傻兮兮地救我一条命。”

 

蓝河愣住,脸色苍白,问:“你都记起来了?”

 

叶修点头,忽然身子前倾,整个人倒在蓝河怀里,分明是一副无赖模样。“记起来我是怎么骗你离开我,又记下来你是怎么骗我离开你。”

 

蓝河忽然了悟,说不出话,泪水却无声地淌了一脸。叶修抬起身,伸手擦他脸上的泪,叹道:“别哭,我还活着,所以我食言了,先前说的浑话,你一句也不许信。”

 

蓝河胡乱地点着头,又摇头,吼道:“再敢这样骗我,我就真的走了!”

 

叶修凑过去吻他,尝到满嘴的苦与咸。

 

他眼中酝着的雨水此刻不堪重负,窗外竟也忽起狂风,大雨倾盆而下。

 

明日会是一个晴朗好天气。



-End-

评论(25)
热度(580)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