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河似乎还是头一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叶修的眼睛有这么好看。

怎么说呢,这双眼他见得太多了,追逐过、躲避过、也凝视过无数次。第一面煞到时,这双眼透着些许漫不经心的疲惫,仔细看便能发现眼圈淡淡的乌青,昭示着主人不甚健康的作息,让人感慨他强大的同时,又滋生出某种不合时宜的疼惜。被他捕捉时,他眼中忽现的固执与锐利化在如海的温柔中,无人能从他的波光中幸存。

蓝河早就领教过。

但今日浓雾漫天,浮尘蔽日,满城行人掩面,只留双目仓促赶路。他举目,天地间昏黄一片,奄奄一息,像极末日模样。

叶修便在这时向他望过去。

他明明脸孔也藏匿于厚重面具之下,这一眼却恍若清风徐来,荡开闷烦气息。看不到他的唇角,可他的眉目分明带了笑,让蓝河瞬间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

——是自己不安分的心。

那双眼愈发靠近,色彩便开始流转,下一秒春和景明,世界就这样得救了。

我活过来了。蓝河想。

口罩未免也太累赘,这什么鬼东西,想要扯掉。

想亲他的眼睛。

评论(31)
热度(142)
© 对酒忽暝 / Powered by LOFTER